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百四十章 维克多的钉子

第二百四十章 维克多的钉子

  将阿错和孙德胜拉过来之后,杨枭张嘴一口鲜血伞状的喷了出来,随后带着两个人一起扎进了血雾当中。‘海默’眼睁睁的看着三个人随着血雾一起消失在了空气当中,他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那三个人的踪迹。这才淡淡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们的好运气能用到什么时候……”

  ‘海默’发出感慨的时候,山下的村委会中两个村长正在商量是不是给乡里打电话,报告那几个外商失踪的事情。这么晚了都没有下山,八成是遇到了恶魔凶多吉少了。强巴村长怕担不起这个责任,主张马上汇报给乡里。不过次仁村长不想让山上恶魔的事情再次曝光,打算等到天亮的时候组织村民上山去寻找,实在找不到之后再汇报政府。

  就在两个村长争执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两个人的面前突然血光一闪。随后杨枭、孙德胜和阿错三个人凭空出现,三个人摔倒在两位村长的面前,他们两个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应了半天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那个叫做杨枭的白头发男人出现的时候还是满身的鲜血。不过转眼之间,不光他身上的伤口、鲜血都消失的无隐无踪。这让两个村长更是惊诧无比。

  “几位朋友,你们没事吧?”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正要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两位村长还是不敢过去搀扶。看他们的出场方式,谁知道他们三个人是不是已经被山上的恶魔弄死了,现在变成鬼出来吓唬他们俩。

  “你们俩就这么干看着吗?”孙德胜已经脱了力,加上他小三百斤的体重。倒在地上死活都起不来,当下冲着两个村长继续说道:“看到汉族兄弟摔倒了,不知道过来扶一把吗?还有一点民族大团结的阶级情分吗?”

  次仁村长将一张从活佛那里请来的佛像搬了出来。见到他们三个人没有任何惧怕的样子,这才信了他们是活人。这个时候孙德胜已经被阿错拉了起来,这个胖子也不客气,抓过放在桌子上的酥油茶壶,嘴对嘴的灌了一大口,这才缓过来这口气,喘了半天的粗气之后。对着强巴村长说道:“你和次仁村长说,我们要去贡布家里,这个小王八蛋偷了我的电脑……”

  看到三个人都没有什么事。两位村长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搞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过贡布这几年在村子里一直都是鬼鬼祟祟的,保不齐还真能做出来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强巴村长将孙德胜的话翻译给了次仁村长,这位听不懂汉话的村长哇哇的不知道说了一阵什么话之后。带着孙德胜他们几个人就到了贡布家的房子里,贡布是当地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从别的村子领养的,他十几岁的时候,养父养母就相继去世,现在一个人住在当初养父母的家里。

  贡布平时在村子里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人到他家里来过。等次仁村长砸了贡布家的锁头,进来之后才发现,在房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隔间。这里面摆放了他们村名都没有见过的电脑和通讯器材,角落里还储藏着大量的罐头和其他耐储存的食物。

  在抽屉里还找到了一把手枪和不少子弹,看的两位村长直冒凉气。这不就是乡里开会一直再说外国反华势力在西藏的代理人吗?几个人正在翻找孙德胜‘电脑’的时候。站在院子里面的‘杨枭’突然对着几个人吹了一声口哨。见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之后,他指着脚下说道:“这下面有人,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贡布。”

  众人跑出来之后,发现杨枭手指的位置竟然是一个类似地窖的入口。掀开了上面的伪装之后,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几个人用手电照了半天,发现这里面大的有些不可思议。当下杨枭顺着洞口跳了下去,片刻之后,一个浑身直打哆嗦的男人被杨枭从下面扔了上来。几束手电光照在脸上,正是在山上被维克多借了相貌的贡布。

  见到了贡布之后,孙德胜先是亲自伸手扯了扯他脸上的皮肤。确定就是贡布本人之后,孙德胜才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今天真是男的,一个男人哥们儿我见了两个版本。贡布老弟,我有点事情要请教你。”

  说完之后,孙德胜借口自己的电脑还没有找到,怕里面加上十八亿七千六百五十四万三千二百十块的商业机密已经被贡布卖掉。他请两位村长回避,孙德胜和阿错要亲自盘问这个人。

  强巴和次仁连个根对看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面都明白。本来好端端陪着几位外商上山的人,现在会突然躲藏在自己家的地窖里面。任谁看到都会以为这里面有事情,现在还牵扯到人家外商十八亿……那么多钱。这事不是他们村长级别的领导干部掺和了的,当下乐的孙德胜来处理这件事情,只要能把他们两个村子摘出来就好。

  当下,两个村长守在大门口。阿错、孙德胜和杨枭带着贡布回到了屋子里,孙德胜让满头大汗的贡布坐在隔间里面。随后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是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呢?还是你自己说,说的不对的地方我再给你补充。你自己选一个吧?”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在自己家里的地窖睡觉也犯法吗?”事到如今,贡布还是嘴硬。他不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只要扛过了这一阵,维克多还能想办法来救他。当下一脸的无辜像对着阿错和孙德胜继续说道:“前两天我家里闹过贼,怕贼偷顺了手再来伤到我,这才躲在地窖里……”

  贡布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将他从地窖里面抓出来的白发男人突然对着自己抓了一把。随后让他心惊胆寒的一幕发生了,贡布被杨枭抓的站了起来。不过等到他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另外一个自己还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在低头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透明起来,而且双脚模模糊糊的。有关鬼魂的传说各民族都是差不多的,当下贡布已经吓毛了,除了哆嗦之外已经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胡说八道的话,下一次我就把你的魂魄拖出来放进死狗的身体里。”杨枭慢悠悠的说道。

  说完之后,杨枭将贡布的魂魄重新塞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面。

  这时候的贡布好像逃出升天一样,哆哆嗦嗦的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对着孙德胜说道:“不用您一句一句问了,我自己说……”

  敢情贡布和他过世的养父母都是维克多当年留下来的钉子,当初他的养父母就算是当年维克多在这里的房东。维克多离开之前留下来一大笔钱,让这一对夫妇每隔几天就要到山上去送食物。他们只是负责将类似罐头之类的食物送到上面猴子脸巨石那里,他们心里也猜到了这些食物八成和山上的恶魔有关。不过看在维克多那一大笔钱的份上,还是定期的将食物送上去。

  而贡布本来就是一个孤儿,被他的养父母收养之后。也开始慢慢的帮着他的养父母做一些事情,后来贡布到县城去念中学的时候。频繁的接触了一些维克多派过来的人,这些人给贡布做了一份详细的身体检查,甚至还给他的面做了石膏模型。看起来,那个时候维克多就做好了冒充贡布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