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海默的胃口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海默的胃口

  海默吃完阿错的食物之后,眼睛又开始不自觉地向着剩下几个人手上的还没动过的食物瞟过去。阿错身边的一个保镖被他看的没了什么食欲,当下也把手里的食物给了海默。

  海默再一次千恩万谢的接过递过来的食物,一边把食物向嘴里塞,一边继续诉说着自己这几天在山上的遭遇。趁着他换气吞咽食物的档口。孙德胜笑嘻嘻的对他说道:“怎么饿成这个样子了。天可怜见的,慢慢吃,别没被饿死又被噎死了。”

  说到这里,孙德胜顿了一下,换了种口气说道:“对了,你在山上待着这么长的时间,就没看到这山上的恶魔吗?别说,你的运气还真好,好的都快赶上我们认识的维克多了。”

  “这山上有恶魔吗?”海默愣了一下,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去之后,又继续对着孙德胜说道:“你说的恶魔指的是野兽吧?我听说这山上有棕熊的,不过我的运气比较好,只看到过几只藏狐……”

  看着海默一连吃光了两份食物还意犹未尽的样子。杨枭将自己本来就不打算吃的食物也给他了:“还能吃吗?能吃就不要客气。”

  “你们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海默有些夸张的拥抱了杨枭一下之后,继续抓起来盘子里面的食物往嘴里塞。他的肚子就好像永远都填不满一样,一连吃了三份食物都没有要停口的意思。

  杨枭看了看还在狼吞虎咽的海默,随后和孙德胜、阿错三个人对了一下眼神。虽然海默的迹象各种可疑,不过从他和阿错都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什么异常的气息。不过说这个人真是迷路的背包客,就像早上见到的那滩血迹一样,任谁都不会相信。

  眼看着海默就要吃完第三份食物的时候,阿错向着其他几个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他们几个人心领神会端着自己还没动过的食物,挨个的走到了海默的身边。逐一对着他说道:“还能再吃点吗?”“我的没动过,要的话就拿走。”“都吃了吧。”

  “你们真是上帝派来解救我的天使……”海默将所有的食物又接了过来,最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份又一份的吃完了这几份食物。一连吃了六个人分量的食物之后,海默的脸上看不到有任何不适的表情,他的肚子也没有胀起,还是和之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分别。

  吃最后一份食物的时候。海默的眼睛还盯着孙德胜手里的食物。这个胖子眨巴眨巴之后,做出来和别人截然相反的举动,先一步的将自己那份食物吃了下去。嘴里呜里唔吐的说道:“哥们儿。不是我不给你,我低血糖犯了……”

  海默见到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才将手里的食物都吃了下去。看着他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去之后,阿错突然说道:“刚才忘了问你了,你说你在这山上被困了多久来着?”

  “被困了多久?你让我算算……”海默掰着手指头想了半天之后,歪着脑袋对着阿错这几个人说道:“有一百三十六年了吧,也可能是一百三十七年,反正就是那么多年,具体的时间谁能记得清?这座山被人施了魔法,我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阿错这些人已经做好了准备,海默说完的时候,那四个保镖已经站在他的四边将这个德国人围在了里面。不过就是到了这个时候,阿错和杨枭两个人还是没有在海默的身上找到一丝一毫的异常气息。如果不是在这山上看到这个人的话。说什么也不会把他和山上的恶魔联想到一起。

  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杨枭的身后,这才对着海默说道:“那么说当初在这山上吃了老土司那么多人的恶魔就是你了?怪不得你能这么饿了,吃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吃饱,就这点吃的还不够你塞牙缝的吧?”

  “吃人?你们在说我吗?上帝,我又不是恶魔……”说到这里的时候,海默这才明白之前孙德胜说的恶魔指的是谁了。他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怎么可以把我说成那么可怕的东西,先生们,虽然我刚刚接受了你们的帮助,但是这样并不能成为你们侮辱我的借口。”

  说到这里的时候,海默脸上的表情起了变化,他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身边得这几个人,随后继续说道:“好吧,如果你们还有给我给我点食物的话,我不介意多个什么外号。真的没有食物了吗?哪怕是一块饼干,半块饼干也好……”

  看着海默和恶魔这两个字一点都不沾边的样子,阿错忍不住又继续问道:“一百多年前土司的死和你没有关系吗?”

  海默舔了舔嘴唇之后,继续说道:“你说的土司是什么人,我有脸盲症,分不出来西藏人和其他地区的中国人的相貌上有什么分别。黄种人在我看来长得都一样,对不起,我并不是想冒犯你,我说的是事实。好吧,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了,我这里还有一些马克。我想这个应该可以足够负担饮食的费用了,现在可以再给我一点食物了吗?”

  海默说话的时候,从身上摸出来两三张已经老旧不像样子的钞票。杨枭接过来之后,有些诧异的回头冲着孙德胜说道:“这是普鲁士德国时期的马克,差不多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杨枭说话的时候,将手里皱皱巴巴的钞票递给了孙德胜和阿错。两个人都没有见过这种印着德国皇帝头像的钞票,不过阿错还是对海默的身份有些异议:“那么你身上的这一套耐克的衣服、帽子和旅行背包又怎么解释?也是用这种马克买的吗?”

  “你说的是这身衣服吗?”海默有些无力的冲着阿错说道:“这个是一个很大方的朋友送给我的,他还定期让人送了我很多吃的食物。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的人上来。我真的是饿的没有了办法,才找你们来寻求帮助的。你们真的一点吃的都没有了吗?再找找,哪怕是一块糖果也好……”

  海默最后一句话提醒了杨枭,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包糖果之后,和孙德胜对了一下眼神,见到这个胖子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之后,凑到海默的身边,拿出来一个糖果放在了这个男人的手心里,随后说道:“你的运气不错,这个是准备哄我老婆上学用的。继续回答下面的问题,这些就都是你的。”

  海默将糖果放在嘴里之后,对着杨枭奉承的说道:“先生,你的妻子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杨枭的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将手里面的糖果都放在了海默的手里:“都是你的了”

  “你把好处都给了,我还怎么问?”孙德胜冲着杨枭撇了撇嘴,正准备继续问话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有几束手电光照了过来。几个人回头看去,就见两个满身大汗的藏族青年已经向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两个藏族青年正是下午已经和他们分开的贡布和巴桑,不是说晚上不可以上山吗?这个时候,就听见贡布带着哭腔的喊道:“林先生,是你们吗?你们都没事吧?我们次仁村长已经联系乡里,现在整个乡里都惊动了,你们快点跟我们下去!”

  说话的时候,两个藏族青年已经看到了正在往嘴里倒糖果的海默,两个人愣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个人也是和你们一起的吗?”


耳东水寿 说:
明天就是除夕了,祝各位看官新年快乐,看暗夜和不看暗夜的朋友们都快乐!看暗夜的朋友快乐多一点......明天休一天,咱们后天把这事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