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来我走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来我走

  对付阿尔伯特最合适的人选就是陆晨雨,除了孙德胜之外,任何人在这个小姑娘的面前都没有秘密可言。只不过现在的陆晨雨还在修养时期,她的魂魄之前收到过损伤,杨枭并不赞成陆姑娘过早的使用异能。

  孙德胜也尝试着从阿尔伯特的嘴里探听出来什么。不过这个曾经的独行大盗遇到了这个中国胖子之后始终一言不发,仿佛他的嘴巴除了吃饭喝水之外,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功能。遇到了‘哑巴’孙德胜的九曲玲珑心也没有了作用,最后只能等着陆晨雨彻底恢复之后,再来招呼这个洛基的面具了。

  有着这次的经验之后,阿错将暗夜本部大楼彻底的清查了一遍。除了阿尔伯特藏身的地点之外,楼下外租的办公室里面又发现了几个可疑的地点。经过查证之后,证实了这几处外租办公室的承租者都和维克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什么防止此类的事情再次发生,阿错付出一笔数额较大的违约金,提前结束和大楼里面租客的租赁关系。

  剩下的就是继续追踪维克多的下落,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这位沙逊家族的上任族长就好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样。虽然暗夜和沙逊家族都已经成倍的投入追踪的力量,不过都没有找到这个人的下落。

  不过就在追踪维克多的过程中。却无意的发现了天堂海文的下落。沙逊家族的搜索队在泰国边陲的一个小镇里面见到了海文,只不过现在的海文经过之前的打击之后,已经彻底的颓废了。

  发现海文的时候,他正烂醉如泥的躺在一家酒吧里面。由于他白种人在当地的优越性,加上海文是这家酒吧的常客,也没有人为难他。这样的人物沙逊家族是不敢轻易处置的,当下他们马上就通报了暗夜。

  不知道海文在那里有什么目地,阿错只是派了几个生面孔的执行者调查了一番。得到的结果是上次汽车旅馆的事件结束之后的第三天,海文就出现在这个小镇里面了。他在小镇的旅馆租了房间。不过却几乎不在那里过夜。每天镇子里面的小酒吧只要一开门,海文便准时的出现在里面。不是喝的酩酊大醉睡在了酒吧里面,就是喝到半醉的时候找了当地的流莺,在这些女人的家里过夜。好在他以前的银行账号还有没有被冻结的,照这样的生活当时足够海文挥霍到死了。

  知道了海文的下落之后,弗拉明戈就要亲自过去了解他。不过马上就被孙德胜制止了,他冲着判官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听过这句话吗?留着海文吧,现在我们的全部目标都在维克多的身上。他身上还有我们都不知道的底牌。发现了维克多的行踪之后,我们需要一个去试探这个底牌的人。你不觉得没有人比海文更加适合这个角色吗?”

  虽然弗拉明戈心里也认同孙德胜的话,不过这样就放过了海文,他心里这口气又出不来。最后在孙德胜和阿错几个人的劝说之下,判官暂时的咽下了这口气。不过维克多的事情结束之后,他免不了还要去找海文的麻烦。

  一个多礼拜之后,在杨枭的帮助之下,陆晨雨终于恢复了正常。在阿错众人的陪同之下,陆姑娘见过了阿尔伯特,读取了他心里面关于维克多的记忆。之前两个人是在维也纳见面,作出救出木村和斯宾塞这个计划的。不过他们俩是同时离开的维也纳,关于维克多的下落,阿尔伯特也不知道。

  虽然是这样。不过陆姑娘还是在阿尔伯特的记忆当中,发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之前两个人会面的时候,维克多曾经在不经意之间,透露过自己在不久之后要去中国的西藏。虽然不知道他去那里的目地是什么,不过看来这次旅程对维克多非常的重要。

  “西藏……这个可是我的地盘……维克多这是想干什么?”孙德胜难得的皱了皱之后,掏出手机给国内拨打了电话。他通过自己的关系查了维克多并没有通过国内的交通工具到达西藏,一旁的门罗听到了之后,对着他说道:“孙,维克多知道国内是你的势力范围。当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过去,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选择从印度或者尼泊尔这样和西藏接壤的国家偷渡过去。现在查查这些周边国家应该可疑查到点什么吧?”

  “不用那么麻烦”孙德胜恢复了他招牌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他要去西藏,那么直接在西藏查起来就更容易了。上海北京这样的地方查个白种人还多少有点难度,西藏可就不一样了,一盆黄豆里面扔进去一把白茬豆子,一眼就能认出来。”

  说完之后,孙德胜冲着阿错眨巴眨巴眼睛,随后用中文说道:“怎么样,小矬子,要不要回国看看?不是我说,和你出去的那个时候也不一样,你现在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如果不是继承了萨巴赫的暗夜,这个时候阿错早就回国了。当初孙德胜本来动员他把外公一起接出来享福,不过维克多一直没有消息,而且想想萨巴赫族人的下场,阿错还是没敢下听孙德胜的。让外公在国内养老,也省的他整天的提心吊胆了。

  现在听到有这个机会,阿错也想假公济私的回去看看。现在维克多的心思已经在西藏了,再说他也没有实力再来招惹暗夜,有判官和门罗坐镇的话,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当下阿错和孙德胜商量了一下之后,由孙德胜安排,第二天阿错这些人便上了回国的飞机。

  考虑现在的阿错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除了陆晨雨、孙德胜和杨枭这几个标配之外,还带上了十几个专门为这次旅程安排的执行者保镖。为了防止有人在暗夜专机上做手脚,这次他们包了九架民航的飞机,直到飞机起飞之前才决定了F

  乘坐哪架飞机回国。

  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之后,他们这架飞机终于在首都机场降落。当初在加拿大见过的老郑带着几个人在机场接机,阿错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出了机场之后,上了老郑安排好的车队。本来在飞机上已经说好的要去孙德胜的民调局看看,顺便见见一直没有被杨书记放走的沈辣。

  不过上车之后,老郑才对着孙德胜说道:“有件事情忘了和你说了,知道你们今天要来,今天你们家的杨书记就带着民调局的全部人马去了海南。说是忙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全体出去旅游过,这次出去玩几天,说等你们走了之后,他再带人回来……”

  “不是我说,我们家这位杨书记这是要疯啊”孙德胜听了之后,眼睛就瞪了起来,当下掏出来手机就要打电话。坐在他身边的老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没用,飞机已经在海南降落了。对了,别说人都走了,他还给你留了一个……”

  孙德胜已经猜到了那位杨书记把谁留给他了,不过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了一句:“留的谁?”

  老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的老丈杆子——吴主任正在民调局等着你们。”

  孙德胜气的直翻白眼,随后对着开车的司机说道:“不去民调局了,回机场,我们直接去西藏……”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老郑还是那他们带到了预先定好的酒店里。孙德胜的老婆邵一一已经抱着孩子等在这里了。不过孙德胜见到自己老婆的第一句话是:“孩子她老祖宗没跟着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