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极致的恶臭

第二百一十三章 极致的恶臭

  也是两个执行者的身手不错,左躲右挡的才没有被自己昔日的同伴咬到。好不容易把人扛回来之后,两个人死死的压在了罗伯特的身上,等着阿错下一步的指令。

  这个时候,孙德胜从衣兜里面掏出来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白瓷瓶。这个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纸巾塞住了自己的鼻孔。当着几个人的面拧开了白瓷瓶。将里面黑乎乎好像油膏一样的东西凑到罗伯特的鼻子下面,让他闻了一下。

  就在孙德胜扭开白瓷瓶的一刹那,一股恶臭到了极致的气味飘散在空气当中。阿错几个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熏的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地。阿错和那两个执行者咬紧牙关才没有吐出来,不过陆晨雨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恶臭飘散出来一瞬间,她就捂住自己的嘴巴跑了出去。跑了没有多久就“哇!”的一声,将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阿错他们这才明白孙德胜将自己的鼻孔堵起来是什么意思,想骂他几句被熏的又张不开嘴。当下只能先捏着鼻子屏住了呼吸,远远的躲开,等着孙德胜那里会有什么结果。

  不过孙德胜那里比他们这边也好不了多少,他手里油膏散发出来的气味是直接透过毛孔渗进去的。孙德胜也不敢呼吸,直到脸色被憋得涨紫之后。才将瓷瓶盖子重新扭好。也顾不得这油膏有没有效果,跑到了阿错他们几个人的身边之后,才长长的喘了几口粗气,说道:“可憋死我了……上次也没有这么臭啊,怎么搁了几年还发酵了……”

  看着孙德胜脸色涨紫的样子,阿错这股火多少消了一点。当下对着面前的胖子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幸好今天我没吃什么东西,要不然的话……”

  阿错的哈还没有说完,陆晨雨已经擦着嘴巴走了过来。这个小姑娘吐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本来想打听一下那黑色的油膏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走近之后,没有开口之前先看了孙德胜一眼,这一眼看过去之后。忍不住又捂着嘴跑开。

  女人就是女人,那股气味已经消多了,至于……阿错看着已经吐无可吐的陆晨雨摇了摇头,正打算过去看看她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刚才是读取了孙德胜的记忆,这胖子的脑子里有那么恶心的东西吗?当下阿错条件反射一样的转头看了孙德胜一眼。随后马上读取到了刚才那瓶油膏的出处——用死人脂肪熬制出来的尸油……

  知道了是什么东西之后,又联想到刚刚闻到的那股气味,阿错也捂着嘴跑到了另外一边。一张嘴将昨天晚上还没有被消化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吐了出来。

  就在阿错刚刚吐完的时候,本来还一直陷入癫狂状态的罗伯特突然安静了起来。他有些惊恐的看着身边的这几个人,很快就认出来其中那个蹲在地上刚刚吐完的年轻人就是自己的大老板。当下罗伯特愣愣的说了一句:“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应该在雷纳尔庄园里的…….这是在做梦吗?”

  看到罗伯特醒过来之后,孙德胜也跟着松了口气。他也不清楚手里的尸油对这样的活死人到底管不管用,当初杨枭是说过尸油对这种魂魄被蒙蔽的情况最为有效,不过向活死人这样的情况是不是魂魄被蒙蔽了,孙德胜完全就不清楚。本来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不到真的被他蒙对了。

  “怎么样!药到病除了吧。”孙德胜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还被捆在地上的罗伯特,呲牙一笑之后,在阿错几个人异样的目光之下,溜溜达达的走到了罗伯特的身边,蹲在地上看着他说道:“不是我说,说说吧。好好的暗夜执行者不干,你怎么给人家打工了?”

  “打工?”罗伯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给谁打工来着。这时候,阿错也带着其他两个执行者走了过来。那两个人将罗伯特身上的绳子解开之后,阿错看到他没什么大碍之后,说道:“昨天你们进来之后都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有,知道门罗现在被关在什么地方吗?”

  “门罗先生也进来了吗?”罗伯特看来对门罗进来寻找他们的事情一无所知,有些惊恐的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门罗先生的事情我不知道,只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六个人进来之后,先是穿过了一片蒿子林。之后很快的在黑夜当中发现了一个有灯光的房子,当时怀疑维克多就藏在这个房子里。当下我们六个人将那所房子围了起来,我负责掩护,他们五个人一起冲进了那所房子里面。开始还能听到有人在说话,不过几秒钟之后,房子里面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我叫了几声之后没有人答应,随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也跟着冲了进去……”

  说到这里,罗伯特好像想起来什么可怕的事情。顿了一下,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继续说道:“我进去之后,就看到刚刚冲进去的五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地上。房子中央坐着一个男人,他好像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之后我脑袋里面的思维就开始混乱起来,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闻到了什么臭东西得味道,就是这个味道把我熏的醒了过来。”

  “有个男人,说了句话你就开始变得迷迷糊糊起来了……”阿错重复了罗伯特的话之后,和孙德胜对了一下眼神。刚才还怕这个男人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说经过的时候,阿错已经读取了罗伯特的记忆。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变成一段活死人的缘故,罗伯特的记忆就像一团乱麻一样。阿错根本就没有办法把它理顺之后读取出来。看来刚才罗伯特能回忆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孙德胜也跟着沉吟了片刻,随后对着罗伯特说道:“那么那个男人有没有为什么药粉给你吃过?这一段很重要,你要仔细回忆一下。”

  “药粉?”罗伯特想了半晌之后,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虽然后面的事情我记不清了,不过这一段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人绝对没有给我吃什么药粉,只是冲我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我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伯特突然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不起来了。他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低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对我说的什么来着……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罗伯特的话在孙德胜的意料之中,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的什么想不起来了,那么那个人的相貌呢?这个你总不会忘掉吧?”

  “他是个男人……”刚刚说了一句之后,罗伯特脸上的表情又开始纠结起来。翻着眼睛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太奇怪了,刚才他的相貌在我心中还是很清晰的,为什么这么快就迷糊起来了?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看着罗伯特满脸纠结的样子,阿错明白短时间之内他是不可能回忆起来那个男人的事情了。和孙德胜交换了一下意见之后,让两个执行者送他回去。本来还想捎带着让陆晨雨一起回去的,不过刚刚有了这个想法,就被陆姑娘看了出来:“你不会以为现在什么地方,比我守着你更加安全吧?”

  一边的孙德胜也跟着起哄:“我大侄女儿说的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