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百零七章 变天了

第二百零七章 变天了

  接到老郑电话的时候,孙德胜很难得一直都在沉着脸。不过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孙德胜又恢复了他以往嬉皮笑脸的表情。他刚才紧皱眉头的样子传到了维克多的脸上。

  维克多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盯着孙德胜的小眼睛说道:“不可能,他们都是自由人俱乐部的雇员。不论处于道义还是我自由人俱乐部主席的责任。我的人必须要跟着我走。”

  “那就太遗憾了”孙德胜呲牙一笑之后,无所谓的迎着维克多好像剃刀一样的目光,说道:“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你走他们留下,或者你们都留下,就这么简单……”

  “还有第三个选择……”看着远处的三架直升飞机已经飞到了近前,维克多的胆气也跟着壮了起来,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带着我的人离开这里,当然,我会为你们的及时救援表示感谢。还是像在波士顿大桥那样,一个人一亿美元的酬金。这样应该没有问题吧?”

  “这个事我说的不算”孙德胜冲着维克多笑了一下,随后看着身边的林错。继续说道:“我哥们儿现在是暗夜的新主人,他才是我的老板,这样的事情要我老板做主……小矬子,你的意思呢?”

  “别乱给老板起外号”阿错瞪了孙德胜一眼之后,将目光转到维克多的身上,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我不缺钱。你也知道萨巴赫留给我多少遗产了,那笔钱够我花一阵子的。还是孙大圣刚才的话,你只有两个选择。没有你说的那种情况。当然,现在你的接应到了。他们可以尝试着把你们抢走,不过那样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阿错说话的时候,维克多已经注意到他身边的枪手已经都将枪口对准了脸色已经煞白的斯宾塞。只要阿错一句话或者作出暗示,瞬间就能把这个对非异能者没有一点杀伤力的斯宾塞打成筛子。后面的一辆旅行车里不断的有人影晃动,不用猜也知道是布匿监狱的七个人。只要斯宾塞一死,这里还是林错这些人的天下。

  不过让他放弃斯宾塞和戈登。就等于放弃了后面的一系列计划。就在维克多骑虎难下的时候,孙德胜突然给了他一个台阶。他笑嘻嘻的看了阿错一眼,说道:“不错。有点我老板的气势了,比我国内的老板靠谱一万八千多倍。不过话说回来,小矬子,咱们现在和维克多怎么说也算是盟友。不能不给个面子,这样,你就当这个面子给我了——让他带一个人走…….”

  阿错不知道孙德胜什么意思,不过心里明白这个胖子绝对不会害自己,当下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孙德胜的说法。

  看到自己的老板默认了之后,孙德胜扭脸看了一眼维克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不过你也应该有点表示吧?”

  只能带一个人走,总比一个人都带不出去强……维克多纠结了半天之后。有些歉意得看了看自己的保镖和脸色有些苍白的木村忠一郎。戈登明白带走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他,当下微微得点了点头,示意理解自己老板的决定。而木村的眼里满是不甘,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看了还在嬉皮笑脸的孙德胜一眼之后,他又把自己到了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维克多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来已经填好姓名的支票本,将正正一本支票都递给了孙德胜,说道:“填上数字之后就可以转账和取钱,希望你可以人道的对待我的雇员。”

  说完之后,维克多对着自己的保镖和脸色铁青的木村忠一郎微微的欠了欠身,随后说道:“先生们,请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们跟着他们待得太久……”说完之后,他拉着斯宾塞的肩膀向着对面已经开过来的车队那里走过去。

  不过没等他走出去几步,就被孙德胜叫住:“等一下,我说维克多先生。谁说你可以自己挑选那个人了?刚才我都说的那么清楚了,我们指派一个人让你带走。口头约定也是契约,你这样不遵守契约精神让我们很为难啊……”

  你什么时候那么说过了!维克多气的一口血差点喷出来。眼睛瞪着还在和他嬉皮笑脸的孙德胜,好像随时都能喷火一样。

  “看看你高兴的,知道可以带人回去也不用高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吧?”孙德胜满不在乎的冲着维克多呲牙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谁,你把维克多先生的人带过来,别耽误他们回家……”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身后一辆车上有人带着维克多的司机走了下来。阿错他们过来之后,正好遇到了这个司机。当时他正打算回到车上准备发动汽车接应维克多。被抓住之后就一直安置在后面的车里,想不到孙德胜还用他敲了维克多一大笔……

  这个时候的维克多已经被气的全身发抖,而接应他的车队也已经停在了跟前,车子上面跳下来十几个拿着武器的枪手。而暗夜的枪手没有一点回身对峙的意思,他们的枪口还是稳稳的对着斯宾塞的要害。不管是谁开第一枪,斯宾塞总要被拉上垫背陪葬。

  “好,很好!孙德胜先生,还是那句话,希望你们可以人道的对待我每一个雇员。”权衡利弊之后,维克多咬着牙对孙德胜继续说道:“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今天的胜利并不代表你就会这么一直赢下去。就算我下地狱的话,我就在地狱里面等着你……”

  “记得给我留一个好位置“孙德胜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忘了告诉你了,哥们儿在地狱里面的朋友一大把。到时候还不一定是谁照顾谁……”

  维克多最后瞪了孙德胜一眼之后,不在理会自己身边这几个人。转头就向着对面已经降落下来的直升飞机走去,那个重获自由的司机还在云里雾里。他犹犹豫豫的看了孙德胜一眼,说道:“我可以跟着维克多先生离开了吗?”

  孙德胜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支票本,一边笑嘻嘻的对着司机说道:“你想继续待在这里,我也不反对。不过需要你自己支付伙食费。”

  司机这才如梦方醒,跟着维克多跑了下去。看着维克多乘坐直升飞机离开之后,接应他的人才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车里,随后车队掉头,消失在了孙德胜这些人的视线当中。

  今天对于维克多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黑色的日子。他乘坐的这架直升飞机刚刚飞起来没有多久,维克多就接到了另外一个坏消息。就在刚才不久,沙逊家族几个云老级别的人物已经召开家族会议。在维克多不在场的情况下,罢免了他的族长。由于有之前自由人俱乐部的先例,这次会议没有给维克多申辩的机会。只是通知他,获得自由之后,马上回来接受家族的内部质询。

  在这次的会议当中,维克多这一支的血脉被充分的打压。就连他的父亲上一代的沙逊家族族长都跟着交出了手里的权利,族长由家族旁枝中的杰出人物,现任沙逊家族的首席财务官安德鲁.沙逊担任。安德鲁上台之后,主动的放弃了沙逊家族在自由人俱乐部中主席的权利。随后请托出多个既有身份的大人物,出面要和林错的暗夜进行讲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