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来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来客

  除了阿错之外,所有的人都出于在了时间停止的状态下。依着阿错的本意,门罗的世界是最后的杀手锏,他本来打算用重力的异能将木村从暗月里面拖出来,不过重力的异能十分古怪。阿错也不是每次都得使用自如。之前对付那些警察还得心应手,但是换到了木村的身上,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眼看着木村就要从暗月中走出来,他距离陆晨雨实在太近,阿错几乎没有犹豫,放弃了暗月的同时就开启了门罗的世界。

  看到时间被停止下来之后,阿错才常常的除了口气。不过他那些分身也成了静止的画面,凝固在了他的身后。这时候的阿错也顾不了那么多,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走到了眼看着就要从暗月当中走出来的木村身边,一把将他手中的武士刀抢了过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手起刀落对着木村的脖子砍了下去,在时间静止的状态下。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都不知道木村的脑袋是不是被砍了下来。

  这一刀砍下来之后,阿错先是走到了陆晨雨的身边,抓起她的手捂住了陆晨雨自己的眼睛。随后才回身走到了海文的身边,和刚才一摸一样的情形,阿错举起手里的武士刀对着海文劈了下去。不过这一次下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刚才对着木村那一刀落下的时候,明显能感觉砍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刚才对海文这一刀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好像看在空气中一样。如果不是阿错早有准确,这一下子能把他晃个根头。

  海文这种摸不到实体的异能还真是让阿错头疼。当下阿错叹了口气,随后回到刚在站着的位置。这才重新让时间正常的运行起来……

  时间流淌起来的同时,就见木村忠一郎的脑袋齐脖瞬间掉落了下来,那边的分身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再次扭斗在了一起。陆晨雨本来还对自己这双突然挡住了视线的手感到差异,不过听到了身边保镖的惊叫之后,这个小姑娘马上猜到出了什么事情。在放下手臂的时候。已经将视线躲在了保镖的身后。

  就在这个时候,木村的身子也倒了下来。由于他的双脚还在暗月里面没有拔出来,出现了一个一场诡异黑暗的画面。木村没有脑袋的身子倒吊在墙上。腔子里面的鲜血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喷了出来。

  就在所有人都看的心惊肉跳的时候,阿错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双看不到的手揪住了一样。他的目光定在还挂在墙上的暗月上面,异能是魂魄的衍生品,木村一死他的魂魄跟着就消失了,为什么暗月还没有一点消失的迹象。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刚才死的人不是木村……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木村死了,但是他的异能还没有消失?”站在分身后面的海文用他特有的笑容冲着阿错笑了一下,随后看着自己身前的脚印说道:“如果是门罗亲自来操控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说是毁灭性的。不过,可惜你不是他……”

  说完之后,海文顿了一下,随后懒洋洋的看着被保镖围在当中的陆晨雨。再次笑了一下之后,冲着阿错继续说道:“门罗的异能二十四小时只能使用两次,使用第三次的后果你已经看到了。也许你自己的异能都会跟着消失。不过这些都是我猜的,也许你可以使用第四次也不好说,要不要试一试呢?”

  “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复制世界吗?”阿错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海文的本体打了一个响指。就听见“呼!”的一声,他的身体无缘无故的着起了大火。火势瞬间就将海文的身体吞噬掉,可惜这种大火对海文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片刻之后,他慢悠悠的从大火中走了出来。仰头看着阿错继续说道:“你这种复制的异能的确很强大,可惜,在强大也比可能战胜向我们这样异能者的联手攻击……还有什么新的花招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轮到我们了!”

  海文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整个走廊的地面、墙壁和棚顶突然都出现了数不清的黑色影子。和之前阿错将这层楼所有的地面都覆盖了暗月不同,这些黑色的影子都是一米左右的大小,每一个黑影都有一个一摸一样的木村从里面冒了出来。几乎所有的木村冒头之后。都将目光对着陆晨雨的位置看了过去,看着阿错心里一阵狂跳。

  当下他转向对着这几十个突然冒出来的木村,抬手一挥,距离他最近的木村身上已经着起了大火。火势快速的一直向前蔓延,不过火势的速度虽然快,那些木村从暗月里面冒出来的速度同样不慢。和之前第一个出现的木村一样,他们的身体被暗月保护着。保镖们的子弹对木村们完全没有一点点的作用。期间,阿错尝试着换了几种异能,包括固定身体的磐石在内,只能对少量的木村起作用,操控的对象一多,阿错自己已经应顾不遐了。

  眼看着距离陆晨雨最近的几个木村已经完全从暗月中现身。举着手里的武士刀对着陆晨雨包括围在她身边的保镖们砍了下去。这个时候的阿错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选择,咬着牙再次开启了世界。

  当时间第二次静止住之后,阿错先是和刚才一样,夺过木村手里的武士刀。对着几十个一摸一样的木村一刀一刀的砍了下去。砍到最后几个人的时候,阿错胳膊的肌肉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解决掉这些木村之后。阿错将还站在保镖中间的陆晨雨抱了出来,本来打算先把她送出去之后,自己再回来的。不过转念一想陆晨雨的模样已经走了光,外面都是他们的人,现在就这么把她送出去,反而是害了这个姑娘。

  我就不信孙德胜没有后手!阿错心里面大吼了一声。保命要紧,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避讳不避讳了。阿错将陆晨雨抱紧了邵一一的病房,孙德胜和邵一一都在一面屏风的后面。看着孙德胜满头大汗的样子,现在应该就是他女儿出生的关键时候。

  阿错也顾不上替他们两口子加油了,将陆晨雨送进去之火,自己马上退了出来。也顾不得那些保镖了,先是关闭了世界,让时间再次运行起来之后,用木村的暗月将病房里面的从上倒下连同窗户全部覆盖了起来之后。气喘吁吁的握着那柄已经满是豁口的武士刀站在门口,像海文和木村这样的人,他对付一个已经是极限,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加上还没有露面的塞米尔,除非孙德胜把藏起来的后手亮出来,要不然的话,他们几个人今天就要都交代在这家医院里了。没有了世界,阿错开始拼命的回忆和其他异能者相遇的记忆,能力强大者如同侯赛因和雷必达这样得异能也许会有些作用。

  时间再次运行之后,几十个木村的脑袋掉在了地上,血迹喷散到了满地。不过海文看到了这个景象之后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他冲着空气大声喊道:“第二次开启世界了!你们可以出来了,如果第三次使用的话,他不止是世界,连复制的异能都会消失……”

  “你确定吗?”木村出现在了海文的身后,他看了一眼阿错和满地得鲜血,随后说道:“看来你说得没错……”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随后木村喊道:“塞米尔先生,处于对你的尊敬,我和海文将这个中国人的生命交给你来结束……”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见身后得电梯门打开,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出来得男人并不是他召唤得塞米尔,而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亚洲人。他一只手怀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另外一只手揪着一个已经昏迷了人的头发,就这么拖着这个人走出了电梯。被他拖出来这个昏迷的人,正是刚才被阿错一把火烧成灰烬的塞米尔.萨巴赫……

  亚洲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之后,看了一眼握着武士刀守在门口的阿错,随后转头对着已经惊呆了的海文和木村说道:“想不到你们就这么对待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