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直的和弯的

第一百八十四章 直的和弯的

  邵一一和孙德胜一样,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上车之后没有两句话就和阿错、陆晨雨两个人熟悉了起来,不过阿错感觉孙德胜的这位夫人好像和陆晨雨梗谈得来。对自己虽然也很热情,不过看着远没有她对陆晨雨那种好像多年不见故交的意思。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手拉手了,开始陆晨雨还有点不适应。不过挣脱了几次都没有从邵一一的手里挣脱开之后,最后也由着孙德胜的老婆了。反正被女人摸手她又不吃亏……

  有了之前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先例,孙德胜也不敢把自己的老婆安排在环境不错的独立屋。思前想后的琢磨了半天之后,他把邵一一安置在了一家当地数一数二的酒店里。酒店的高层被几个国家租下来当作领事馆使用,就算维克多再疯,也不敢在这里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这个胖子也是舍得花钱,愣是包了六层整整一层楼。暗夜的人马不方便安排在这里,那几个神经病又怕吓着自己的老婆。最后孙德胜在一家专业的保镖公司里面请了他们所有的在职保镖,虽然明知道新暗夜的那三个人有一位到的话,这些人都顶不住多少时间。不过只要能拖延一秒钟,他就有办法带着老婆从酒店里面逃出去。

  不过邵一一来美国的事情,孙德胜也知道瞒不过维克多。不过这个胖子来了个绝的,他将酒店和保镖公司的账单直接寄到了维克多的手上。账单上还附赠了一句话——这是三百双筷子的利息。请尽快交付。

  据说维克多的反应是这样的,他先是发狂一样的将账单撕的粉碎。不过请他清醒过来之后,又亲手将这个纸屑一张一张的拼好。交给了自己的助理,让他亲自将这笔款项付清。

  整个暗夜当中,孙德胜只留下了阿错和陆晨雨待着这栋酒店。看在这么多天孙德胜‘无私奉献’的份上,阿错和陆晨雨也不认了。不过孙德胜也是不放心,本来他打算从国内招自己的老班底过来。不过打电话的时候,正巧碰到那一亩三分地出了什么紧急的事件。自己留在国内的人都抽调不过来,他给沈辣打电话的时候。甚至都能听到那位杨书记的带着哭腔的声音,说什么都不让沈辣这些人暂时离开。

  最后孙德胜也只能放弃自己在国内的班底,把希望都交给沈辣和陆晨雨两个人身上。有这样个人在,就算把异能届的高人带过来百分之八九十。其实只要门罗的事件停止,别的什么都不用怕了。

  在这里待了几天之后,邵一一和陆晨雨愈来愈亲密了。反过去对着阿错开始冷淡起来一天不如一天,阿错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孙德胜的老婆了。当面去问孙德胜有点挑拨他们夫妻关系的嫌疑。无奈之下,他只能去向陆晨雨打听。自己什么地方让邵一一感觉不顺眼了?

  听了阿错的话,陆晨雨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没去读取邵一一的记忆吗?有些话我说不出口,你还是直接去读她的记忆吧。”

  “那怎么成?”阿错直接摇头说道:“怎么说孙德胜也是我的朋友,去看他老婆的记忆,要是真有一点他们俩两口子那啥的记忆。偷看这个我成什么人了……再说了,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那可是孙德胜啊。这胖子沾上毛比猴子都精明,一旦知道我看到他们两口子那啥的记忆了。我都不敢继续往下去想……”

  这话说的陆晨雨“扑哧”一声笑得前仰后,笑了一阵之后,她才勉强的止住了笑声,对着阿错说道:“你想的太多了,人的记忆那么多你怎么可能一一都看全了?不想看的记忆片段它自然就不会出来。算了,也别给你添麻烦了,我直接说。孙德胜的这位夫人以前……你让我想想这词应该怎么说......”

  陆晨雨犹豫了半天之后,才勉强的继续说道:“简单一点吧,孙德胜的这位夫人已经不止喜欢男人,也非常喜欢女人。不过她现在虽然只喜欢孙德胜了,但是对她认为好的女人,还是喜欢多交往交往。当然,是不带任何企图的交往……”

  这话听的阿错目瞪口呆的,想不到孙德胜的老婆当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不过细品品,孙德胜也不是一般人,弯的东西也能让他给摆直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孙德胜完全放弃了手里的活,一心一意的守在自己老婆的身边。好在外面的暗杀刚刚结束,虽然很多人和组织都知道孙德胜就在这家酒店里,但是怕惹火烧身谁都不敢轻易来找这个麻烦。

  而且关于那个神秘白发人就是孙德胜岳父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当时在詹姆斯.神经病院外面见到吴主任的人都隐隐约约的听到类似的传闻,当时见到那位白头发的吴主任在谈笑之间就结果了死神。谁还再敢来找邵一一的麻烦?不过事后阿错才听说,有关那位白头发吴主任的消息就是孙德胜自己传播出去的。

  眼看着邵一一的预产期一天一天的临近,孙德胜很是少见的慌乱了起来。当下也不管这刚刚包下一层楼的酒店,联系了一家妇产专科的医院,在预产期还有一个礼拜的事后,将邵一一送进了医院。

  就在邵一一住院的同一天,维克多接到了一个他等了很久的电话。电话那一头的人是他派出去调查那位神秘吴主任的,这个人给他带来了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消息:“维克多先生,吴仁荻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他之前发的不出大陆的誓言依然有效,虽然他曾经短暂的出现在东南亚和澳洲一次,不过两次都是有原因的。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应该不会再有第三次离开中国大陆。”

  这个人说完之后,维克多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向电话那一头的人说道:“你指的特殊情况,就是那个叫做邵一一的女人吗?她和吴仁荻倒地是什么关系,这个查到了没有?”

  “邵一一是一个非常奇怪家族的独女,她和吴仁荻最早的接触纪录是在一家学校里。”说到这里,电话里面那人顿了一下,好像是在翻找手头的一段资料。片刻之后,那个人继续说道:“跟着我对这个家族的调查来看,每过一段时间,的确有一个白头发的人在家族的附近出现过。”

  等到电话那一头的人说完之后,维克多马上接话说道:“那么说,只要不动这个叫做邵一一的女人,吴仁荻就不会突然出现,是吧?”

  听到了手下肯定的回答之后,维克多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一丝笑容。说道:“亨特先生,感谢你对我的帮助,下面我的助理会把报酬转账给你。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之后应该还会有合作。”

  说到这里,维克多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继续说道:“亨特先生,我还需要你继续替我查看孙德胜那些朋友们的消息,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的话,请您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将双倍支付您的报酬……”

  挂了电话之后,维克多沉思了一回,随后将自己的助理叫了进来。对着他说道:“现在能保证门罗的位置吗?”

  “是的,先生”助理点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一个小时之前,小鹰号的指挥官突然宣布在第一词庭审之前突然宣布死亡,安德里亚斯.门罗就在这个时间,在法庭外面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