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玛格丽特小姐而战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玛格丽特小姐而战

  当阿错停止了世界的运行之后,文森特连哼都没哼,满身鲜血的晕倒在了地上。陆老板和小伊万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惊讶的看着本来还凶神恶煞的文森特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就满脸鲜血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阿错打算带着他们先出去的时候。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了女人高跟鞋特有的走步声,伴随着这阵脚步声的还有类似拖拉重物的声音。

  “亲爱的,你在门口干什么呢?看来不用道尔医生过来,你已经痊愈了。嗯?为什么这个胖子会躺在这里……”门外响起来玛格丽特小姐的声音,随后是陆晨雨的一声惊呼。阿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一个箭步冲出了病房。就见玛格丽特小姐拽着已经被她打晕了的凯撒一只脚,就这么一路将满身满脸鲜血的凯撒拖了回来。

  看到了阿错出来之后,陆晨雨马上躲到了她的身后。后面陆老板和天启者小伊万也从病房里面走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这一路上陆老板几乎没有和凯撒说过话,但是看到他现在浑身上下还在不停的流血。当下还是忍不住说道:“他这是犯了什么过错,会被打成这样?”

  “他敢在我的面前脱衣服”说这话的时候,玛格丽特满是伤疤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红晕。冷哼了一声之后,她咬着牙对着阿错继续说道:“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这样。看在你和门罗的面子上我没有打死他。不过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会把剁成肉碎,然后装进罐头里面还给你们.”

  想不到见谁调笑谁的玛格丽特小姐,竟然会为了凯撒在她面前脱衣服就把他打成半死。布匿监狱精神病里面病的最严重的凯撒已经被打晕了,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证明自己还没有被打死。

  难怪玛格丽特找医生找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回来,耍流氓被打打成这样,阿错想替他说两句话都说不了。就在他低着头听玛格丽特小姐说狠话的时候,这位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女神突然发现了躺在病房里面,同样浑身鲜血已经人事不知的文森特来。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精神病院的人被打晕。本来就是一肚子火的玛格丽特小姐眉头顿时立了起来,冷冰冰的转过头来,盯着阿错几个人说道:“为什么文森特会倒在这里,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保证你们不会走出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大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阿错苦笑了一声,刚想要解释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陆晨雨突然对着玛格丽特小姐虚指了一下,随后就见已经冷如冰霜的玛格丽特脸上出现了一丝异样的表情。她的目光慢慢地凝固在了陆晨雨的脸上。顿了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看着怯生生的陆晨雨说道:“亲爱的,想不到你会有这么神奇的异能。希曼先生一定会很高兴见到你。如果你以后单独过来的话,我一定为你安排探视希曼先生的机会。”

  “不用那么麻烦了。不就是一个詹姆斯.希曼吗?这个人我想见就见,他还没有伟大到要我提前预约的地步。”说话的时候,就见他们的身后走过来一个摇摇晃晃的老头。准确的说是两个人,一个只有两块砖头高的雷必达好像骑马一样的骑在一个老头脖子上。他用一条裤腰带勒住了老头的嘴,来控制他的前行方向和速度。

  这个小老头正是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主人——詹姆斯.希曼,这个时候希曼老头已经被脖子上骑着的雷必达折腾的满头大汗、狼狈不堪。远远的见到了玛格丽特之后,嘴里呜哩呜吐的说着什么。不过由于他的嘴巴被皮带勒着,虽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见到了被自己奉若神明的希曼被一个小矮子这么折腾,让已经被凯撒挑起火来的玛格丽特小姐怒不可遏。她的对着还骑在老希曼脖子上的雷必达大吼了一声:“你这么敢对希曼先生这样!”说话的时候,玛格丽特已经好像一阵风一样的扑向了雷必达。

  就在玛格丽特小姐冲到了雷必达的身边,准备将他从老希曼的脖子上扯下来的时候。小矮子雷必达突然从希曼的脖子上面消失,还没等玛格丽特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肩膀上。随后自己的身体猛的一沉,膝盖一弯竟然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板上。

  玛格丽特小姐虽然在詹姆斯.库克精神病医院,算得上实力出众。不过在顶级杀手出身的布匿监狱七人组之一的雷必达来看,这个不敢直视其荣的女人浑身上下都是破绽,这还是看在老希曼和凯撒的面子上,才没有下杀手和使用他那种不可逆转的异能。

  就在雷必达打算继续加力,让玛格丽特小姐直接趴在地上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抬腿向着雷必达踢了出去。阿错只听见“彭!”的一声巨响,小矮子雷必达好像皮球一样,撞破了十几米远外的一面墙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三秒钟之后,撞破的墙窟窿里面传来了雷必达气极了的声音:“凯撒,你这个神经病!你的眼睛下了吗?看不到我这是在帮你吗!在布匿监狱的时候,没见你和希曼的关系多好,现在竟然为了希曼偷袭我,你这个无可救药的神经病!”

  “谁说我是为了希曼的?”凯撒擦了擦脸上的鲜血之后,冲着玛格丽特小姐笑了一下,随后冲着雷必达说话的位置,继续说道:“从今天起,没有人可以再欺负我的玛格丽特。别说是你了,就连布匿监狱之神也不行!雷必达,如果我的玛格丽特因为你掉了一根头发,就算你死上一万次就不能弥补她带来的伤害。”

  “神经病!凯撒,你就是一个神经病!”雷必达气的哇哇大叫,不过在布匿监狱时期,他就从心里对凯撒有些发怵。就算被打出去这么远,雷必达也不敢过来找他的麻烦。只能远远的骂几句大街,还要防备着凯撒突然冲过去再打他一顿。

  就在凯撒一脚将雷必达踹飞之后,玛格丽特小姐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凯撒和雷必达两个人相互责骂。她几步跑到了老希曼的面前,将勒住他的皮带扯了下来,擦拭着他嘴角不停留下来的鲜血。确定了老希曼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这时候,阿错已经被这几个人的罗圈架折腾的头疼不已。他理解不了这些精神病的想法,当下只能先把孙德胜救醒,让这个胖子去处理这个官司。不过就在他转身要向着孙德胜倒地的位置走去的时候,突然看见这个胖子的眼睛已经睁开,正眯缝眼睛的看着对面发生的一切。敢情他早就醒了,就这么不言不语的在看热闹。

  见到阿错已经看到他在装死之后,孙德胜冲着他呲牙一笑,随后做了一个表情,示意阿错不要去管他们,就让这群神经病自己闹。闹够了之后他们自己就消停了。

  这时候,老希曼这口气终于缓了过来。他怯怯的看了一眼站在玛格丽特小姐身后的凯撒。陪着笑脸说道:“好久不见了,凯撒,想不到你们也从布匿监狱里面出来了。”

  “苏格拉底(希曼在布匿监狱的名字),那你的脸从我的玛格丽特手上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