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九十五章 丧钟为谁而鸣(四)

第九十五章 丧钟为谁而鸣(四)

  帕克和木村的死期定在了第二天晚上六点,除了一些在处理任务和追杀雾隐的执行者之外,剩下的人都回到了暗夜大本营当中,几百个人一起见证背叛暗夜的下场。不过在这次暗夜和雾隐的战争当中出了汗马功劳的隐世者,却没有一个人留下来。

  隐世者处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能在他们来看,家庭和平静的生活不这次暗夜的‘盛典’更加重要。关于这些隐世者的一切都被萨巴赫当作秘密隐藏了起来,也许等到哪一天暗夜再次遭遇危机的时候,这些好象已经消失的隐世者会再次像幽灵一样的凭空冒出来。

  到了晚上四点多钟的时候,暗夜大本营里面的执行者加上联络人已经到了峰值。只不过这些人都刻意都隐藏自己的面容和气息,大部分人被衣帽遮住了面容。为数不多敢露出来真面容的人,不是萨巴赫和海文这种已经不在乎的人,就是脸上带了一种类似人皮面具的面膜。

  其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刚刚过了五点的时候。阿错见到两个同样相貌的男人在大厅里面撞见。相互打听了之后,才知道他们都是在一个人手里买的这种面具。这世道经常听说过撞衫的,今天阿错是看了眼界,遇到撞脸的了。

  眼看着时间到了五点半,所有的执行者都被交到了位于大本营中部的礼堂当中。为了这天晚上几十分钟的事情。这里已经忙乎了一天一夜。整个礼堂被隔离出来了两个部分,帕克和木村被用铁链分别禁锢在里面区域的两个角落。剩下的执行者站在另外一个区域,就等着六点钟一到,看着两个曾经的NO.1被处以极刑。

  眼看着时间到了五点四十五分,萨巴赫被众人簇拥着赶到礼堂。就在他要说几句的时候,凯瑟琳脸色有些难看的走到了萨巴赫的身边,低声在他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FBI和国民警卫队……”萨巴赫的眉头皱了起来,想了一下之后对着凯瑟琳说道:“去联络麦考林参议员,还有我们专属律师。让他们去交涉。”

  凯瑟琳点了点头。说道:“已经都打过电话了,麦考林参议员已经在联络FBI的局长助理,要他们给出来一个解释。迈克律师已经赶过来,他嘱咐过没有律师在场,让我们什么都不要说。外面的FBI给出来的理由是怀疑我们非法监禁,要我们配合让他们搜查。但是州警察局局长办公室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现在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这次出现的会是国民警卫队。这样绕开了当地警察局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和美国政府有协议,他们没有权利到这里来执行什么狗屁公务。”这时候,站在萨巴赫身边的海文也皱着眉头。对着萨巴赫继续说道:“这就是雾隐最后的手段了,太低级真是难看。”

  “我更奇怪为什么FBI上门,我们竟然没有一点消息。”萨巴赫看了海文一眼之后,对着凯瑟琳说道:“把米勒带过来,我出去处理外面的事情,这里交给米勒全权负责。让他确保所有的暗道畅通。”

  说完之后,拿起身边的拐杖在七八个保镖的簇拥之下,向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身后那些执行者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人,虽然眼神中都带着些许诧异的表情,但是却没有几个人拿外面的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当回事。在他们这些拥有异能人的心里,几乎已经将自己和神对等。外面荷枪实弹的只是凡人,凡人是不可能战胜神的。

  看着萨巴赫慢慢远离的身影,阿错心里面突然有一阵莫名的悸动。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看着这个一百二十四岁老人的背影,阿错竟然联想到自己外公。当初他的母亲重病的时候借了不少亲戚的外债,每次债主上门的时候,外公都是让自己躲在卧室里,然后自己一个人出去祈求那些债主能宽限几天……

  “等一下,我陪你出去透透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错自己都不相信这话会是从自己的嘴巴里面说出去的。虽然理智告诉他现在要马上离开这里,但是张嘴的时候却变成了这几句话。而且还感觉不到有人对他使用异能,难不成这个才是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吗?

  说话的时候,阿错的身体也作出了反应。他迈腿跟在了萨巴赫的身后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萨巴赫只是回头看了阿错一眼,既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反对任由这个年轻人跟在他的身后。

  穿过了几大段走廊之后,阿错跟着萨巴赫几个人来到了大门口。有人替他们打开大门,就见门口站在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他们身后还有几个带齐全部装备的军人。

  见到了大门再次打开之后,其中一个带队的黑西装很是客气的对着萨巴赫说道:“你是这里的房主吗?你好,我是FBI的约翰探员。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非法集会,以及禁锢和伤害他人的身体。这个是联邦法院的搜查令,希望你可以配合。如果没有发现有人受到伤害的话,我们很快就会离开。”

  萨巴赫摇了摇头,对着FBI探员说道:“很抱歉,约翰探员,我们这是在佐治亚州的土地上。按着佐治亚州的法律,必要要亚特兰大法院签署的搜查令。在没有看到亚特兰大法院的搜查令之前,我不会让你们进来的。根据美国宪法,任何人员在手续不齐全的状态下擅闯他人的土地,其土地的所有人都有权进行自卫。约翰探员,我要提醒你,如果你们擅闯进来的话,一切的后果都将有你们来负责。”

  萨巴赫说话的时候,阿错已经注意到了外面的停车场上停了七八辆押送凡人用的押运车。车窗已经都贴上了黑膜,看样子这次FBI可能会有什么大动作。

  萨巴赫的话让那位约翰探员有些恼怒,他一只手当在门上,防止大门突然关上,嘴里对着萨巴赫说道:“先生,我再提醒你一句,我们不是亚特兰大的州警。不需要什么狗屎亚特兰大法院搜查令,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将视同你阻碍这次调查。”

  萨巴赫的身后走过来一个人,迎着约翰探员的目光,替自己的领导人说道:“在亚特兰大法院签署的搜查令到来之前,我们不会让你们进来。在我们的律师到来之前,萨巴赫先生有权保持沉默,什么话都不会说.”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停车场突然开进来一辆警车,一个身穿亚特兰州警警服的男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手里面拿着一张盖着印章的文件跑了过来。将它送到了约翰探员的手上。

  约翰探员看了一眼手上的文件之后,冲着萨巴赫冷笑了一声,随后将这张文件递给了萨巴赫,说道:“这个就是你们州签署的狗屎搜查令,拿去检查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要进去搜查了。”

  萨巴赫皱着眉头结果了搜查令,借着门口的灯光看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刚才拦在萨巴赫身前替他和约翰探员争辩的那个人突然从怀里面拔出来一把小小的手枪,对着萨巴赫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好在阿错就在萨巴赫的身边,他对那张搜查令没有任何兴趣。一直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看到有人对着萨巴赫掏枪之后,在开枪之前的一瞬间推开了这人握枪的手臂,子弹打偏了些许,正中萨巴赫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