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九十四章 丧钟为谁而鸣(三)

第九十四章 丧钟为谁而鸣(三)

  “如果你是我的话,用答应这个交易吗?”木村有气无力的继续对着萨巴赫说道:“虽然已经是这样了,不过只要雾隐还有一个人活着,就不代表输的人一定是我。”

  “那么你的人只能像老鼠一样的活在黑暗当中,这一辈子都不敢现身在阳光下。”萨巴赫淡淡的看了木村一眼。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最后说道:“本来还有几个问题,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了。好好享受你生命里最后这段时光吧,没有多少时间了……”

  说完之后,暗夜的领导人带着海文和米勒转身就要向外走去。这时候,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阿错和凯瑟琳。萨巴赫冲着阿错点了点头,对着他说道:“你有话要问他吗?”这句话说的不止是米勒和海文,就连躺在里面的木村都睁开眼睛。

  刚刚阿错进来之前,萨巴赫亲口对看守木村的执行者说过,没有他本人的同意,包括四大佬在内任何人都不能进来探视木村。就算探视的人员也不能和木村有任何形式的交流,这句话刚刚说完还透着热气,看到了阿错之后就马上扭转了过来。

  “我们俩不熟。和他没有那么多话说”阿错无所谓的看了木村一眼,刚刚见了弗拉德之后,他对暗夜更加没有好感了。当下他继续说道:“该看的我也看过了,该答应你的事情我也答应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我外公手术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我想要早点回国带他回老家养老。”

  萨巴赫有些为难的低头想了想,看了一眼木村之后,回头对着阿错继续说道:“再等两天,等到木村和帕克的惩罚之后。我们再来商量你回国这个问题。”

  从木村的牢房里面离开之后,萨巴赫又带着阿错等人去看了帕克。不过这个时候的帕克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听到看守的执行者说萨巴赫要来之后,他自己主动将那只面罩带好。随后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等着萨巴赫的到来。

  众人进来之后,帕克主动的跪在了萨巴赫的面前,对着这位暗夜的领导人说道:“我知道我的罪孽深重。不可能会逃过死亡的惩罚。但是请让我在死前作出忏悔……”说话的时候,帕克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纸,将这张名单递给了萨巴赫之后。说道:“这里是我所知道的雾隐执行者的名单,里面还有隐藏在暗夜中一直没有被发现的人。”

  “我对你转变的速度真是感到惊讶”萨巴赫接过来名单之后,只是看了一眼便转交给了身边的米勒。随后继续对着帕克说道:“说吧,你想用名单交换什么?不过请不要太大的奢望,刚才你自己已经说过了,你的罪孽深重,不可能会逃过死亡的惩罚。”

  “重新回到这里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帕克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这样,我也不会有逃过死亡的奢望,只是还有件事希望你看在我曾经为暗夜出生入死的份上可以成全我,替我编造一个谎言,告诉我的家人我是殉道者……”

  “不行”萨巴赫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说道:“这件事比宽恕你的死亡更加奢侈。你不可能带着殉道者的光环死去,暗夜之前没有这个先例之后也不会有。你死后你的财产将会被充公,你的家人将会永远背负你的污名继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这一切的后果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说到这里,萨巴赫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一眼帕克之后,继续说道:“说点别的吧,如果不是太出格,我会考虑一下的。”

  这几句话说完,帕克的样子更加颓废起来,他的身体开始不停颤抖。过了半晌之后,才咬着牙萨巴赫再次说道:“我要亲手杀死木村,如果不是他,现在我还是暗夜的四大佬。不会变成再等死的境地,在处死我之前,给我一把刀,我先要把木村剁成肉酱。这个不算是奢望吧?”

  萨巴赫沉默了一会之后,缓缓的说道:“我会考虑一下的。”说完之后,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这里。关押着帕克的房间大门关好之后,米勒凑到萨巴赫的身边,说道:“帕克给的名单里面雾隐的人大部分之前就已经证实,其中大半分已经确认死亡。暗夜的人还需要调查,其中有之前高度怀疑过的执行者,不过自查的时候已经证明和雾隐无关”

  萨巴赫站住了脚步,想了一下之后,对着米勒说道:“把这些人控制住,顺便调查自查的负责人,他们是由谁负责的?”

  “我……”米勒有些纠结的继续说道:“但是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在他们自查的过程中……”

  有了帕克之前背叛的事件之后,萨巴赫对四大佬的信任程度大大的降低。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作出了决定:“把你负责的工作交给海文,我会对外宣布你去执行特殊任务。证明你和这件事无关之后,我会恢复你四大佬的身份。”

  看着米勒垂头搭脑的跟着海文离开之后,萨巴赫回头看了不以为然的阿错一眼,说道:“对我的决定不满吗?”

  “那是你们暗夜的人,是杀是剐都是你说的算。我没有发言权”阿错打了个哈哈,随后接着说道:“不过我提醒你一下,如果米勒和帕克都是雾隐的话,米勒只需要透露一点点消息,在上海的时候你根本就不可能抓住帕克。”

  “我不是针对米勒,我在削掉四大佬的权利。第一个是皇帝,接下来还有天堂和判官。”萨巴赫冲着阿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之前的四人委员会制度实在特定的环境下诞生的,当时这个制度的确最适合暗夜。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这四个人权利越来越大,相对的也有了属于他们自己派系。如果不是这样,几乎没有错误的安德里亚斯也不会被他们投票表决差点丢了性命。这样的事情在暗夜这一千多年的时间当中,还是第一次发生。”

  说到这里的时候,萨巴赫冲着米勒和海文消失的位置看了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四大佬制度也许已经过时了,萨巴赫家族想从暗夜当中慢慢的抽身出来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发表完感慨之后,已经看到海文正从远处走过来。萨巴赫这才闭上了嘴巴,等到海文到了身前之后,对着他说道:“替我转达给判官,全力追杀小林觉等暗夜的残余,只要雾隐的人一天没有死光,你们三个人就要轮流去办这件事。还有理查德.帕克和木村忠一郎的事情也不再拖了,明天晚上,集中暗夜的高阶执行者。当着他们的面处决这两个人。”

  说到这里,萨巴赫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成全帕克的要求,让他处决木村,然后给他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防止其中有什么突发事件,你亲自带人监督这个过程。”

  海文在萨巴赫的面前就是一个少言寡语的样子,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去安排起来明天的事情。临走之前还背着萨巴赫冲阿错吐了吐舌头,没有一点四大佬之一应有的气势。

  看着海文的身影消失之后,萨巴赫继续说道:“现在是难得暗夜执行者最集中的时候,在我的印象当中,这样的时刻也没有多少。”

  阿错很不合时机的煞了煞风景:“警察和FBI也是那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