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八十七章 不出意外的意外

第八十七章 不出意外的意外

  阿错这还是第一次乘坐私人飞机,想不到会是空中客车这样分成上下两层的大飞机。加上没有那种几十排的椅子,显得这里的空间格外的大。

  阿错和萨巴赫他们坐在上层的位置,其他暗夜的人都集中在下层。只不过萨巴赫的周围除了皇帝米勒和凯瑟琳之外,还有三男一女四个黑衣人守在他的周围。三个男人两白一黑看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那个叫做莎黛箩的白种年轻女人多少引起了阿错的注意。

  从阿错上飞机的时候,莎黛箩就一直带着黑色的墨镜。开始还以为这个女人在摆造型,不过当阿错看到莎黛箩身边盲人手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守在萨巴赫身边被当作保镖的人其中竟然有一个盲人。

  不过这个女人完全没有眼睛不便的迹象,当空姐过来送饮料和餐食的时候。莎黛箩都是主动将递过来的东西接过来,而众人也是习以为常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

  飞机起飞之后,帕克便一直在唠叨。可能是知道自己回了暗夜总部就难逃一死,他不敢去惹萨巴赫和米勒这些人,便找了个他自以为最弱的阿错,话里有话的对他说上几句。话题总是离不开林尊在暗夜里面那些事情,甚至还暗示阿错不是林尊的亲生骨肉。

  他总挑萨巴赫和米勒在低声商量事情的时候去惹阿错,当他说到阿错的出生时间对不上林尊回到暗夜日子的时候。突然胸前被人猛踢了一脚,随后一个坚硬的物体打在他带着面具的脑袋上。玻璃制品打碎得声音响起的时候。有液体伴随着白兰地的酒气一起溅落在他的身上。

  阿错手里还握着半截带着茬口的酒瓶,就在他打算插进帕克脖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混蛋的身上出现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当下他回头瞪了米勒一眼,刚想要说话的时候,米勒先说道:“他这是在激怒你,想让你现在就杀了他。那样就不用回到暗夜之后遭受他应有的惩罚了,你也不想他死得太轻松,是吧?”

  阿错犹豫了一下,才将手里的半截酒瓶给了过来查看的空姐。这个时候。萨巴赫对着帕克说道:“理查德先生,不要再动这种小聪明了。关于木村的事情你还没有说,我是不会这么容易再次让你下地狱的。为了你,我不介意去找库克精神病院的老希曼帮忙。你是见过地狱的人,我和希曼会让你再次无数次在人世和地狱当中游走。”

  萨巴赫的话有了分量,帕克听到之后便闭上了嘴巴,低下了头不再去招惹阿错。知道帕克这是在一心求死之后。阿错也没有再去报复他的打算。

  处理完了帕克之后,萨巴赫又对着阿错笑了一下,说道:“如果累了的话。可以去后面的卧室休息一下,我们后面还有一段很长的旅行。”

  阿错继续待在这里也觉得无趣,当下由空中小姐带着,到了后面的卧室休息。第一次在飞机上的卧室睡觉,阿错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梦里回到了上海的酒店,打开房门的时候,正看到史丹利老头带着十几个各种肤色的年轻小姐在胡闹。见到自己之后,还恬不知耻的把他风流快活的账单拿过来,让阿错买单。

  就在他火冒三丈的要骂人时候,耳边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我们的飞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降落了。萨巴赫先生请您过去吃完饭,晚饭结束我们的飞机就可以降落了。”

  怎么还吃晚饭?上了飞机之后不是吃过一次了吗?当阿错看到机窗外面黑乎乎景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到了美国。这里和国内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现在是国内早上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美国人吃晚饭的时候。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之后,阿错回到了萨巴赫他们那里。难得这些人就在这里熬过了六七个小时。这时候,他们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各种肉类和海鲜的食物,看这个架势应该是都在等着自己。

  “本来你刚刚睡醒应该吃早餐的,不过为了让你早点适应这里,我还是决定了吃点热量高的食物。”萨巴赫冲着已经坐好的阿错笑了一下,随后接着说道:“我替你做主要了一份烤鱼,厨师我从匈牙利请来的。相信我,这个味道你是绝对忘不掉的。”

  等着阿错做好了之后没这几个人才开始东起了刀叉,阿错面前的烤鱼是用锡纸包裹住之后,在外面又包了一层厚厚的盐壳。不过将盐壳敲掉之后,鱼肉的香气马上就飘散了出来,食用之前挤上柠檬汁,吃起来也是别有风味。

  吃饭的时候,帕克被摘掉了面罩。不过守在萨巴赫的身边,他的异能完全使不出来。可能是知道有一场噩梦还在等着自己,这位曾经的四大佬现在也没了胃口,只是随便吃了几口沙拉之后,便放下刀叉表示已经吃饱了。

  这顿饭发几大餐吃完之后没有多久,这架飞机便降落在亚特兰大的哈茨菲尔德-杰克逊亚特兰机场。下了飞机之后,萨巴赫这些人带着阿错经过简单的检查之后,直接走了VIP通道出来。在机场门口已经等候了七八辆高级的商务车。皇帝米勒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当下带着两个人上车先走了一步。

  车队很快的就驶出了机场,阿错坐在萨巴赫的车上,特别也不知道车子要开到什么地方。不过看着周围几个人的表情。除了萨巴赫之外,别人都是一脸警惕的表情。都到自己家门了,还会再出什么状况吗?不过没有人主动说,阿错也不好张嘴去问。

  车队很快便行驶便驶离了高速公路,向着另外一段两边都是原野的公路开去。又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车队才行驶进了一座小城镇当中。

  就在车队即将要从小镇当中行驶过去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枪响。随后阿错这辆车的挡风玻璃上面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雪花形状纹路。停顿了片刻之后,又是第二枪第三枪。枪响的同时着七八辆车竟然同时都踩下了刹车。

  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是应该猛踩油门冲过去再说吗?现在停在这里不是等着藏在角落里的狙击手瞄准吗?

  就在阿错准备打开车门跳车的时候,那个带着墨镜的莎黛箩突然一声冷笑,好象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前方左侧三百二十米,高度十一米,只有一个人……”

  几乎就在她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莎黛箩身边的一个黑衣白人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把小拇指大小的钢珠。随后他打开车门,手里的钢珠向外面一扬。阿错只听到“嗖!”的一生,十几颗钢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把钢珠抛出去之后,莎黛箩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中了,狙击手没有了生命气息,可以继续往前走了。”

  有了她这句话之后,车队才开始继续向前行驶。这时候,阿错才明白过来这个叫做莎黛箩的女人竟然有类似心眼的能力。虽然她脸上的眼睛看不到,但是这种心眼的能力能让她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那个抛出钢珠的白人有精密掷物的异能,两个人配合起来的话,绝对不是一般狙击手能对付了得。

  经过刚才的一幕,让车里本来就紧绷的气氛更紧张起来。这时候,帕克突然一阵狂笑,说道:“木村来了,就让我们一起同归于尽吧!”

  萨巴赫突然笑了一下,冲着帕克说道:“抱歉,理查德先生,恐怕除了你之外,谁也不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