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八十四章 连环套

第八十四章 连环套

  阿错面前的这个男人和门罗还真有五六分相像,不论是身高还是相貌,看着就像是门罗的一个什么亲戚。看着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阿错也跟着开始紧张去来。如果一会动手的话,在萨巴赫的面前。门罗的世界完全施展不了。而自己也只能学着萨巴赫那样召唤神明,上次召唤出来孙大圣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那句召唤的咒语自己已经忘了个一干二净了。到时候只有一条路了,劫持萨巴赫,用这个一百二十多岁的老头子来交换门罗……

  就在阿错胡思乱想的时候,米勒已经高阶的执行者将这个大胡子围了起来。他自己和萨巴赫、阿错站在那个叫做帝国的护甲里面,指挥着其他的人将大胡子男人安德森按在椅子上,然后让凯瑟琳亲自把胡子给他刮掉。

  安德森的大胡子被刮干净之后,众人才发现这人和门罗的相貌还是有所不同的。安德森的尖下巴藏在大胡子里面,完全没有门罗带着酒坑下巴的感觉。

  而且现在安德森的脸色已经吓白了,他刚刚送走了昨晚陪他过夜的小姐,正准备再睡个回笼觉的时候,突然被这一群人抓住。然后就被拖到了这间总统套房里面,现在满脸的胡子又被莫名其妙的刮掉了,还不知道面前的这些人下一步要做什么。

  这时,已经有人将他的面部特征分析报告做好,对着米勒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做过手术整容的迹象,他不是门罗……”

  这句话说完,房间里面众人紧绷绷的神经开始松懈下来。萨巴赫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皇帝米勒的眉头反而皱的更紧。如果这个人不是门罗的话。那么在飞机上的微动又怎么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萨巴赫突然对着已经没了大胡子的安德森说道:“很抱歉打扰你了,安德森先生,稍后会有人对刚才的无理行为对您作出赔偿。不过有件事情我想不通,中旅游大奖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不过在一家小超市里会中出头等舱来回机票,还有超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可以的话,您可以介绍一下是怎么中奖的吗?有人可以给安德森先生倒杯酒吗?”

  直到这个时候,安德森自己才松了口气。一仰脖喝干了递过来的威士忌之后。才怯生生的对着萨巴赫说道:“先生,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会那么幸运。机票和酒店订房的回执单,还有一张两千美元的旅行支票是一个礼拜之前在邮箱里面收到的。开始我以为是恶作剧,不过当天下午就收到了超市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我中了这个豪华大奖。后来我又查询了机票和酒店,证实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安德森的话还没有说完,萨巴赫突然反应过来,冲着米勒说道:“那只密码箱呢?密码箱谁在保管?”

  这句话说出来,米勒还是没明白。最后还是凯瑟琳反应过来。她也没说话,直接跑出了房间,一两分钟之后,她拿着密码箱回来,对着萨巴赫说道:“放在隔壁房间里。没有人动过。”

  “没有人动过……”萨巴赫慢慢的重复了一边凯瑟琳的话,随后对着她说道:“把箱子打开,但愿我想得是错的。”

  箱子得密码一直保持在开启得状态,凯瑟琳直接将密码箱打开之后,众人的眼神都凑了过去。箱子里面得那块砖头还在,但是砖头上面粘着的名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萨巴赫才淡淡的叹了口气,似乎已经承认了自己棋差一招。

  米勒是四大佬里面最不喜欢动脑筋的,看到箱子里面的砖头之后,向着萨巴赫说道:“门罗的名片不见了,这又说明什么?”

  “说明门罗刚刚来过。”没用萨巴赫说话,阿错替他说道:“门罗在飞机上只是换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密码箱,说是密码箱其实根本就没有密码,胡乱按动十二个数字之后,谁都会打开箱子。但是他需要开箱的密码,所以才有大胡子的这段旅途。趁着你们把大胡子抓过来的时候,他去检查了密码箱的开箱密码,顺便再把自己的名片拿走。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萨巴赫说的,这时候暗夜的领导人也已经恢复了常态。他没有理会阿错带有挑衅味道的话,只是对着屋子里面的众人说道:“把安德森先生送回去吧,送十万美元赔偿安德森先生受到的惊吓。”

  今天这事的赢家除了除了门罗之外,就是这位曾经的大胡子凯文.安德森了。白捡了一趟上海的豪华之旅不算,还得了十万美元的便宜……

  看到众人都离开之后,米勒才算解除了帝国的护甲。看着还在发呆的萨巴赫说道:“现在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在这里寻找门罗的下落?”

  “既然已经打开了箱子,那门罗就已经不再这个城市里了。”萨巴赫有些无力的看了米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能抓到帕克,和孙有了半同盟的口头契约。这趟上海之行就没有白来,不过回程的路上要小心,防着木村兄弟过来抢人。”

  米勒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去处理准备回去的事情。阿错本来也想跟着一起出去的,但是他刚刚走了没有几步,就被萨巴赫叫住:“林,可以在耽误你一会吗?这次回到美国之后,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趁着还有时间,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聊聊。”

  米勒见状之后,很识趣的先行一步离开了房间。等到这位四大佬之一的皇帝离开之后,萨巴赫才看着林错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对暗夜又很深的成见,有些话我必须要和你解释一下了。”

  说到这里,萨纳盒顿了一下,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又继续说道:“你的父亲还有门罗,都是暗夜里面最出色的人材。说实话,只要门罗能回到暗夜,我可以随时收回对他的追杀令。还有你的父亲,我对他的失踪感到非常遗憾,但是这和暗夜绝对没有一点关系。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现在你父亲在我身边的话。他会坚定的站在我这一边,局势早就已经得到了控制。”

  说到林尊的时候,萨巴赫有些莫名的伤感。他拉着阿错的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白兰地,分给阿错一杯之后,自己慢慢的抿了一口杯中酒。随后接着说道:“现在再说说木村,我也希望你能了解这个人。我知道你们在新加坡的时候,和木村有过接触。这个人本来是和你父亲起名的人物,当年我曾今想过在四大佬之上,再设立一个双巨头制度。由他和你父亲林一起得到暗夜的实权。那样我们萨巴赫家族就能真正的从暗夜当中抽身出来。想不到就是这个人知道了天启者的存在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从那个时候他就跟我说过一些奇怪的想法。”

  萨巴赫和门罗喝酒的方式不同,他喜欢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第二口白兰地下肚之后,他再次对着阿错说道:“他提出了一些奇怪的理论。说天启者提供的人名,也许不是上天示警要清除的。也可以说是让我们去帮助这个人,帮着他统一这个世界。世界一统之后,便不再有分歧、纷争。这样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乌托邦世界。后来发觉我开始警惕他之后,木村又开始推出他的暗夜革命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