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七十四章 林错的记忆

第七十四章 林错的记忆

  现在卖情报是史丹利老头唯一能从阿错手里赚钱的渠道,不过现在的阿错也知道讨价还价了,你来我往一番之后,阿错花了八万人民币从史丹利老头那里听说了暗夜的一名执行者死在了新加坡。作为报复四大佬之一的皇帝亲自带人去了伊斯坦布尔,将残存在那里的雾隐势力连根拔起。

  这样一来。雾隐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势力范围。除了分散成无数个小股部队和暗夜打游击之外,再没有别的可以对抗暗夜的把办法,

  除此之外,在这场战争中一直没有表现的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突然有了表现。有两个被暗夜追杀走投无路的雾隐异能者,拼着最后一口气逃到了库克精神病院。当暗夜追杀者随即赶到之后,精神病院已经关了大门。

  虽然之前因为门罗的事情,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被萨巴赫带人堵了门。但是就这几个追杀着还是不敢轻易去闯希曼的地盘,就在他们请示暗夜总部的时候,精神病院大门再次打开。其中一个刚刚进去的雾隐,被那个叫索尔斯的看门驼背看门人扔了出来。理由更是奇葩:这里只接受精神病人,这个家伙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这里不要!

  当追杀者去交涉把另外一个人也交出来的时候。哪位‘美丽’的玛格丽特护士就在精神病院的门口,把几个追杀者结结实实的胖揍了一顿。随后就像灯笼一样的把他们挂在了树上,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只接受精神病人,不管是暗夜还是雾隐,是病人在没有痊愈之前就不能离开。”

  本来谁都以为接下来会爆发一场暗夜和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大战,现在雾隐基本上已经被打残,暗夜两线作战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想不到的是,萨巴赫只是派出去几个非异能者将挂在树上的那几个同伴带了回去,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连希曼老头都卷进去了”阿错一边喝着热汤。一边继续对着史丹利说道:“不过萨巴赫就这么怂了?当初堵着大门不让人家出来的劲头不知道哪里去了。”

  “先生,您可能小看萨巴赫和詹姆斯.库克精神病院的希曼了。”史丹利到了一杯咖啡,不过没有给阿错的意思,加了牛奶之后他自己端起来喝了一口,随后接着说道:“暗夜和库克精神病院真的抖起来,只会让雾隐得到喘息的机会。有机会让那个日本人东山再起,是萨巴赫和希曼都不想看到的。”

  “你是说希曼和木村还有底火?”阿错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脸上泛起笑意的史丹利。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木村又是怎么得罪老希曼的?”

  “先生,这个说来话长了”史丹利嘿嘿一笑之后。看着阿错继续说道:“这个已经不关暗夜和雾隐之间的情报了,您知道,我平常的开销也是很大的……”

  “那就别说了。”阿错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随后端起汤碗将里面的汤水一口气喝完。擦了擦嘴巴之后,笑着对史丹利说道:“我是为你好,年纪大了还天天泡夜店,早晚有一天马上风。明天我去看望穆壹楠,门罗的司机应该知道那个典故吧?别那么看我,我现在也是在吃老本。你现在吃我,我以后还不知道吃谁呢。”

  两个人正在墨迹的事后,大门外想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史丹利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咕哝了一句:“没有提前预约,就在这个时间拜访。还真是没有礼貌的人……”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向着大门口走过去。

  片刻之后,史丹利再次回到阿错的面前,说道:“先生,有一位姓崔的律师说代表他的委托人来跟你商谈赔偿金的事情。如果您不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告诉他您已经休息了,请他离开。”

  姓崔的?赔偿金?阿错在心里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姓崔的律师,还有那笔赔偿金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雾隐和暗夜的地盘,阿错也不担心有谁会来算计自己。当下让史丹利将那个姓崔的律师叫进来,片刻之后,史丹利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林错先生是吧?我是香港史温崔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小姓崔……崔大林。”说话的时候,这位崔律师已经掏出了自己的名片,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林错,随后接着说道:“我代表我的当事人木村忠一郎先生,来找您协商关于之前在新加坡那场误会的赔偿事宜……”

  阿错刚刚接过名片,还没等细看就听到了这位崔律师后面的话。当下抬起眼皮看了崔律师一眼,说道:“木村找的你?他想赔偿我?”

  “是的”崔律师陪着笑脸说道:“是这样,木村先生对他公司两名职员对您的骚扰深表歉意,他保证以后不会在出现类似的事情。为了证明他的诚意,这是一张没有填写数字的支票,可以在上面填写任何您觉得合理的数字,木村先生承诺绝对不会退票的。”

  又是一张没有填写金额的支票,这些异能组织还真是家大业大。前几天还在为那张萨巴赫给的支票,填写的金额少了在后悔。现在冷不丁又得了这么一张支票,这次要是不在上面写个八九千万的数字,那就真的对不起自己了。

  “麻烦你回去转告木村先生我的记性不太好,新加坡的事情已经忘记了。”阿错将支票收好之后,对着崔律师客气了几句,这位香港来的律师也很有眼力价以不打扰林先生休息为理由,直接站起来告辞了。

  史丹利将崔律师送走之后,一路小跑的回来,这时他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英国老派绅士的影子。直接跑到阿错的面前,抱着阿错的肩膀说道:“我知道哪里可以买到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您现在已经跨入亿万富翁的行列,一般的汽车已经不符合您身上高贵的气质……”

  “你卖车也会有提成吧?”阿错一句话边将史丹利老头堵了回去,不过这时,他心里也盘算着现在买辆车代步也不错。阿斯顿。马丁那么显眼的就算了,不过奔驰宝马什么的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这一晚上,阿错算是彻底的无眠了。本来他睡了一天一夜就再睡不着了。而且还有一个外国老头赖在他卧室里面唠叨个没完,不是向他推荐豪车,就是告诉阿错上海什么位置的别墅正在拍卖,最后眼看着天就要亮了的时候,阿错受不住折磨,答应了兑现支票之后就去看房子,才让史丹利老头消停了几个小时。

  第二天九点钟,史丹利老头边将阿错叫醒。就在卧室的床上,伺侯了他吃完了一顿大餐之后。史丹利贴钱叫了酒店的宾利,和阿错一起直奔银行去兑换支票。

  还是上次的渣打银行,还是上次接待他的那位经理。不过这次阿错没有丝毫犹豫,在史丹利的注视之下,直接在上面填写上了九千九百万美元的金额。换算成人民币也有六亿多,够他奢侈的过完下半辈子了。

  经理接过支票之后,又查对账户里面的金额,随后有些意外的看了阿错和史丹利老头一眼,将支票返还给了他们俩,说道:“林先生,这个账户里面的现金数额不足,很抱歉,您的这张支票已经作废了……”

  阿错和史丹利足足反应了一分钟,才明白过来。经过经理再三的查证,那位香港律师给的支票账户已经被冻结,别说求千九百万美元了,就连九块九的人民币都提取不出来。

  现在阿错的心情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人生就像情景剧,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回到酒店之后,阿错找出来昨晚崔律师留下的名单,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去和木村说,新加坡的事情我又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