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六十五章 孙局长的饭局

第六十五章 孙局长的饭局

  阿错一直陪着史丹利在酒吧待到了十二点,最后看着这个老家伙带着一黑一白两个女郎离开了酒吧,乘坐那辆宾士回了自己的住处。阿错心里暗骂:走路都走不稳,还有力气干别的吗?

  随后,就在阿错掏出来钱包买单的时候,在账单上面竟然看到了两颗威尔刚的字样。顶着虚火结了账之后,阿错又掏出来一百美元当小费给了酒保,见他收了钱之后,对着这个瑞典的小伙子说道:“那位史丹利先生经常来这里消费吗?”

  “一个礼拜总会来个三四次”酒保将钞票放进口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大部分得时候都是带着他酒店里面的客人来,就类似今天这样需要他请大家抽雪茄的日子。史丹利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来过。”

  阿错的心里翻江倒海了一阵之后,还是盘算是不是联络一下萨巴赫,给暗夜添一笔生意……

  接下来之后几天,史丹利还是每天都鼓动阿错再去体验一下大上海的夜生活。不过吃了一次亏之后,再说什么阿错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任史丹利磨破了嘴皮,他就两个字:“不去。”

  过了没有多久,史丹利开始想出第二个让阿错花钱的法子。他将自己从各处听到有关暗夜和雾隐的情报卖给了阿错,虽然还是花的大头钱,但是阿错在史丹利的嘴里知道了最近暗夜和雾隐都做了什么。

  萨巴赫带着伊万祖孙俩回到暗夜总部的第一天,就重新的获得在暗夜当中至高无上的权利。随后亲自从平时和帕克关系密切的人里面,找到了三个雾隐的卧底。又根据这几个卧底串出来十几个中介的执行者和联络人,将这些人处理掉之后,萨巴赫根本就没用暗夜的高阶执行人,直接将暗夜的奇兵亮了出来。

  根据暗夜的传统,一些高阶的执行人因为家庭,或者其他的原因不方便再从事执行者的工作。暗夜会给这些人一大笔钱,然后给他们提供一个和暗夜毫无瓜葛的身份,让这些人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下去。不过如果暗夜什么时候遇到棘手的事情,这些人要马上回到暗夜,继续听从萨巴赫的吩咐。这些人在暗夜的内部称之为‘隐世者’

  所有隐世者的身份,只能掌握在萨巴赫一个人的手上。因为之前有情报显示高阶执行者已经被雾隐渗透,萨巴赫索性现役的高阶执行者一个都不用,全部召回道总部自查。对付雾隐的事情就交给那些隐世者了。

  别看都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过手的隐世者,但毕竟都是高阶执行者出身,其中一个人甚至做到四大佬之一的位置。只经过几天的熟悉之后,这些人都找回了当年执行者的感觉。和雾隐几次短暂的交手之后,雾隐很快的就露了败象。

  宣布开战之后的第三天,雾隐在罗马尼亚的据点被隐世者彻底摧毁。除了小林觉一个人用自己的异能逃走之外,剩下十一个人无一幸免。第二天小林觉带人打算报复暗夜,也拔掉他们在波多黎各的一个据点。但是等他们攻进去之后,才发现中了隐世者的埋伏,小林觉带去的雾隐精锐有三分之一死在了现场。如果不是小林觉当机立断,壮士断臂把人撤回来的话。他们起码有一大半要把命留在那里。

  虽然事后帕克和小林觉一起阻击了一下隐世者,给他们造成了三五个人的伤亡。但是不管怎么看,这次雾隐已经伤了筋骨。无奈之下,木村忠一郎带着剩下的异能者藏匿了起来。不过这样一来,就害苦了他们幕后的资助者,和阿错有过一面之缘的沙逊了。

  萨巴赫放出要暗杀沙逊的话之后,那位沙逊先生就搬到了他位于美国南加州的地下掩体居住。这里是沙逊家族上一代族长在美苏冷战时期建造的,据说可以抵御五次原子弹的攻击。

  搬到地下掩体中之后,沙逊开始运用外交手段,想尽了一切办法找关系撇清和雾隐的关系,要和萨巴赫和谈。不过这时候谁也不敢去萨巴赫那里触这个霉头,答应做和事佬得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真敢去见萨巴赫。

  而且令木村雪上加霜得消息又传出来了,第一批经过暗夜内部甄别,证明和雾隐及木村没有任何瓜葛的高阶执行者已经出离了暗夜总部,他们已经和隐世者们汇合,继续寻找雾隐众人的下落。据说已经锁定了帕克的准确位置,他之前好象有什么要命的东西在萨巴赫的手上,通过那个东西,就能锁定帕克的准确方位。抓住或者处死帕克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一天,听完了最新战情报告之后,阿错将十万人民币的现金给了史丹利老头,随后对着这个外国老头说道:“那么说,雾隐的整体覆灭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现在他们所有的活路都被堵死了,我看不出来他们还有活路的可能。”史丹利老头一边数钱,一边继续说道:“现在暗夜已经分流出来一些人,开始清除其他资助雾隐的商人。听说其中已经有人逃到了上海。”

  听到了史丹利最后几句话之后,阿错突然想到当初孙大圣给门罗打得那个电话:你们暗夜的人狗咬狗我们管不着。不过要是闹得太过的话,就有对口的人找你叙旧了。看来孙大圣的那个什么局,连暗夜和雾隐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

  想到谁,谁也就出现了。和史丹利老头聊完没有多久,阿错就接到了孙大圣的电话。这位孙局长已经到了上海,特意找阿错吃顿饭。

  自己的外公还靠人家照顾,阿错本来打算这几天就去看望外公的,想不到人家孙局长已经先一步的找到了自己。巧的是,孙大圣定好的餐厅就是史丹利老头带他去花了小四万的外滩顶楼餐厅。不过当初人家给自己十万澳元的事后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花几万请他吃顿饭还是应该的。

  想不到孙大圣竟然也是这家酒店的会员,两个人在酒店大堂见面之后,便一起乘坐电梯到了让阿错刻骨铭心的那家天台餐厅。

  还是那位招呼史丹利的经理,他竟然也认识孙大圣。见到两人坐下之后,马上笑着走过来,对孙大圣的态度明显要比对史丹利高上一个层次:“孙先生,好久不久了,欢迎您再次光临xx餐厅。十分荣幸的再次为您服务,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今天刚刚空运到的Almas鱼子酱和蓝鳍金枪鱼颊肉。还有我们餐厅今天刚刚拍卖得到的一块一点五公斤的白松露,这块白松露昨天早上在意大利南部被采摘下来,到现在位置绝对不超过四十八小时……”

  孙局长对这种变态昂贵食材的嗜好,比史丹利也差不了多少。将经理推荐的食材挨个的点了一遍,听着孙大圣点完最后一道菜之后,阿错的心凉了一截:这胖子把给我的十万澳元又给吃回去了……

  这顿饭的红酒也是这家餐厅的,不过上次阿错和史丹利来的时候,这位经理并没有介绍,看来这瓶不知道那一年的木桐就是为孙大圣这样的客人准备的。

  就在阿错在心里盘算这道菜到底多少钱的时候,对面的孙大圣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把心放肚子里,这顿饭不用你请。不是我说,这次哥们儿我过来,就是看看这顿饭谁买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