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五十七章 小小的插曲

第五十七章 小小的插曲

  萨巴赫选择的上山路径并不算陡峭,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帕克还在农庄中雇佣了三位当地人,由他们来背负一些大件的辎重。你不过就是这样,除了萨巴赫之外,剩下的人包括四大佬之一的帕克,身上也都背负了不下十公斤的物品。

  在山脚下看着萨巴赫手指的位置并不远,不过吃过了午饭真正走上去的时候,阿错才深深的体会到那句中国古语——望山跑死马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更让阿错意想不到的是,萨巴赫之前明显来过这里。开始他还以为在山下找个几个当地人除了当挑夫之外,还要兼顾向导。不过等到上山之后,萨巴赫反而走在最前面。除了几处新近开拓出来的岔路,需要询问那几位当地人之外,几乎所有的路线都是这位暗夜领导人决定的。

  没等阿错开口询问,趁着途中休息的时候,萨巴赫主动对着阿错说道:“一战开始到二战结束之后的那段时间,暗夜的总部就设立在苏黎世。当时我们和瑞士政府的关系不错,还替他们分担了监视阿尔卑斯山脉周边各个国家的责任。一战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孩子,我的父亲——上一代萨巴赫亲自带着我无数次从这条路上山。不过二战结束之后,暗夜和瑞士政府的蜜月期也过去了,总部迁走之后,这个地方我来的就比较少了。”

  萨巴赫说这番话的时候,阿错就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不过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萨巴赫说完,他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等一下,一战开始的时候你刚刚成年。我历史学的不好,不过也知道一战结束快一百年了。一百年前你刚刚成年,现在少说也有一百二了吧?”

  “一百二十三岁”萨巴赫就像是说出了一个单纯的数字一样,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异能者的灵魂要比普通人强大的多,只要不出意外,基本上都有一个很长的寿命。”

  说到这里,萨巴赫脸上露出来一丝自嘲的笑容,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身为异能者,不发生意外还真的有点不容易。”萨巴赫说这句话的时候,帕克和凯瑟琳两个人都有意无意的看了自己的大老板一眼。

  又走了几个小时之后,天色开始逐渐擦黑。萨巴赫加快了脚步,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带着阿错这些人到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这里应该是野营的人露宿的地方,在周围还能看到一些野炊用的生活垃圾。

  萨巴赫就选在这里露营,稍作休息之后,那几个人当地人就开始忙活起来扎帐篷和做饭的事情来。凯瑟琳亲自支上了一个酒精炉煮起了咖啡,帕克扶着萨巴赫坐在了折椅上,两个人坐在一起都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这时候,阿错发现帕克左手的小指起跟而断,好端端的一只左手却只有四根手指。看到了他的残手,阿错突然想起来第一次遇到萨巴赫时的情景,当时萨巴赫丢给了门罗两根手指,说是但丁和皇帝的赔礼,看来眼前这个在暗夜中仅次于萨巴赫的人就是门罗不肯回到暗夜的原因之一。

  认出了但丁的断指之后,阿错便没有凑过去的打算。不过他也没有事情可做,打算取帮着那几个人当地人扎帐篷的时候,凯瑟琳那边已经煮好了咖啡。叫过阿错一起帮着将咖啡分成了几份,包括几个当地人在内,都可以分到一杯。

  没有多久,一阵饭香又飘了过来,就在当地人招呼萨巴赫他们去吃饭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随后阿错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前面有亮光,有人在那里驻营,快点走,他们应该能帮到我们……”

  不止是阿错,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不过暗夜的三人组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帕克还在和萨巴赫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而凯瑟琳这时给自己倒了第二杯咖啡。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抬头看着漫天的星空,完全不理会远处传来的声音。

  那几个当地人看到萨巴赫这几个人没有起身的意思,他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之后,留下了一个人看守原地,剩下的两个人迎着声音响起来的位置迎了过去。

  差不多三五分钟之后,远处出现了几个人影。随着那边的几声叫喊,剩下的一个当地人也拿着手电筒迎了下去。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就见七八个人影步履蹒跚的走了上来。当中有两个人好象受了什么伤,其中一个人的腿似乎断了,一脸痛苦的样子趴在同伴的悲伤。另外一个人的肚子受了伤,鲜血不断的从他的衣服里面渗出来。虽然在同伴的搀扶下还勉强能走,但是脸色已经白的像纸一样,身体哆哆嗦嗦的好象随时就能晕倒一样。除了他们俩,剩下几个年轻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伤。

  看着四五个人都是大学生的模样,应该是结伴到萨尔卑斯上露营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意外。

  那三个当地人中带头的一个走到了萨巴赫的面前,带着几分不屑的语气说道:“阿卜杜拉先生,那几个年轻人露营的时候遇到了山体落石。他们有人受伤需要帮助,我看到琼斯小姐带了急救的药品,可以分出一些来帮帮那几个年轻人吗?”

  “好象很严重的样子”萨巴赫好象刚刚看到一样,看了那几个满身污泥的年轻人一眼,随后对着凯瑟琳说道:“把我们的急救药给他们。如果伤势很严重的话,就用替这些年轻人报警,让当地警察他们组织救援队。”

  萨巴赫说话的时候,凯瑟琳已经打开背包拿出了急救药盒。阿错在他身边扫了一眼,想不到里面除了药品之外,还有五六只小小的针管。里面可能都是一些消炎镇疼的药物。

  随后,凯瑟琳一改刚才的作风,除了这个小药盒之外,还拿出来几卷医用绷带和消毒的药水,这才拿着这些东西走到了那些年轻人的身边。除了给两个伤势严重的年轻人打了抗生素之外,还亲自倒水让其他受了伤的年轻都吃了消炎药。

  上山来找门罗的线索,有必要带这么多的药吗?阿错盯着还在忙碌着的凯瑟琳,这做派说变就变,未免快的有点太快了。这事没有那么简单,未免殃及池鱼,阿错装作帮那几个当地人开饭,主动和这边拉开了距离。

  等到凯瑟琳忙的差不多了之后,两个带队模样的年轻人商量了一下,随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萨巴赫的身边。其中一个年纪稍涨一点的人首先开口说道:“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如果没有几位先生女士的话,我们真的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父亲是国会议员,日后他会正式向先生、女士们表示感谢。”

  萨巴赫笑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说道:“想不到在这种地方会遇到国会议员的儿子,我们都不是瑞士人,也不需要你父亲的感谢。不过名字可以说一下,我叫做木村忠一郎,还要知道其他人的名字吗?”

  萨巴赫口中木村忠一郎这个名字出来之后,面前两个年轻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两个人急忙后退,其中一个在后退的时候身上的皮肤已经变成了好象钢铁一样的颜色。

  “太晚了,既然敢玩这种小把戏,就要有失败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