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五十一章 水做的女人

第五十一章 水做的女人

  将杨枭这一行人送到了机场之后,律师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阿错等到飞机起飞之后才从机场出来,将外公送走之后,他的心里反而空落了起来。现在没有什么牵挂了,可以安心去找门罗的下落了。

  杨枭临走之时,将那辆奥迪车连同司机都留给了阿错。司机是杨枭花钱雇的,按着合同,他还要为阿错再服务一天。

  说起来送他们到机场的三位司机也算是处变不惊了,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杨枭是从哪里找来的。来到德国之后阿错一直都是住在外公的医院里,现在送外公回国,他自己反而没有什么地方去了。

  当下,阿错向司机打听了就近酒店的地址。打算先休息一晚,等到明天再考虑到哪里去找门罗的下落。不过就在司机发动汽车的一瞬间,阿错突然改变了主意,要求司机改变路线,先去刚才经过的公墓,之后在绕路去酒店。

  司机收了钱也没有二话,当他们这辆车经过之前路过的公墓时,才发现前面一段路已经被警察封锁。这时候,正有一队电视台的记者过来采访。一位高级警官模样的人正在对着镜头说着什么,经由司机翻译那位高级警官正在诉说着这里刚刚发生的一起谋杀案。

  两个小时之后,有人报案在这里发现了两具赤身露体的男尸。两具男尸的死因初步断定是溺水身亡,根据这位高级警官的说法,这里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两位死者是被溺死之后转移到这里的。现在警方开始全力的侦破此案……

  到底还是被灭口了,而且把身上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也全部带走了。虽然那位警官并没有说两具男尸其他的情况,不过现在看来指纹之类的信息应该已经消除了,只是怕引起恐慌才没有在电视上说出来。

  不过死因就有点离奇了,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没错了,不过周围并没有什么水源,能随随便便就把人淹死的,起码也要是个水塘之类的吧。

  现场的人越聚越多,阿错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吩咐了司机换条路直接去酒店。

  司机推荐的酒店位于法兰克福的市中心,在当地也算是一家比较奢华的酒店。好在外公已经成功的做了换肾的手术,现在送回到国内去吃孙大圣了。阿错没有什么负担,再加上身上还有几千欧元和几万澳元,还有萨巴赫那张没有填数字的现金支票。当下也没有省着话的意思,租了一间套房住了进去。

  阿错身上也没有什么行李,他先是简单的洗漱了一遍,随后去餐厅简单吃了点东西。阿错看不懂菜谱上面得德文,让侍应随便推荐几个菜。当侍应询问他有什么要求的时候,阿错说道:“只要不是烤猪肘,别的我什么都吃……”

  吃饱喝足之后,阿错回到了房间。趁着在浴缸里面放水的时候,他查看了所有的门窗,确定了都锁好之后,他回到了浴室,打算舒舒服服的泡个澡,缓解一下这几天的劳累。

  当阿错脱了个精光,站在澡盆边上看着里面大半澡盆水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在路上听司机说得那两具男尸的死因。溺死…..想起来这个,阿错便没了继续泡澡得兴趣。当下打开澡盆里面的塞子,凑合着来个淋浴再睡觉吧。

  就在几分钟后,阿错光着身子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看到澡盆里面的水一点都没有下去的迹象。这么大的澡盆也能堵住了?阿错疑惑着看了一眼,他也没有多想。反正自己只住一晚,大不了明天早上打电话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处理。

  就在阿错披上了一件浴袍,打算回到卧室睡觉的时候。身后澡盆的位置突然响起“哗……”的一阵流水声,澡盆这是又通了?阿错回头向澡盆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就见哪里是什么澡盆放水,原本那一澡盆热水竟然出现了异像。

  从澡盆里面的热水像是发生了震动一样,水面上闪过无数的波纹正在来回的撞击。片刻之后水面的中心部位开始慢慢凸起,这个凸起的好象水球一样的物体越来越大,差不多一人多高的时候,大水球开始向着这个方向分流。片刻之后,大水球分流出来一个女人的模样。

  见到这个凸起的大水球之后,阿错很快就从惊慌当中明白过来。这是晚上灭口那两个假警察的异能者过来对付他了,想起来是异能者之后,阿错的心反而安稳下来了。自己有复制粘贴的异能,遇到异能者就算打不过,也不至于败落。大不了同归于尽……

  趁着大水球还没有分流成人的时候,阿错开始感受起来周围异能者的气息。不过除了面前这个已经出现眼耳口鼻的‘水人’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异能的气息出现。

  看着阿错的样子,‘水人’的嘴里发出了好象声波一样的声音:“不用找了,这里之外再没有别人。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我敲过门了,一直没等到回应我才自己进来的。没有吓到你吧?”

  感觉到了‘水人’的异能之后,阿错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那么说刚才我没穿衣服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是吧?那么下次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可以……”

  阿错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水人’身体已经起了轻微的变化。她身上本来一层薄薄的好象衣服一样的水面突然消失,露出衣服里面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虽然还是水质的身体,但是女人的一切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在阿错面前显露无余。

  阿错完全没有想到‘水人’当着他的面会褪去衣服,脸色一红马上将头转到了一边。这个动作惹得‘水人’又是声波一样的笑了起来,笑声让阿错很没有面子,他行事虽然心狠从来不拖泥带水,但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听女人的笑声实在太过刺耳,阿错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没用的东西,她敢看你,你就不敢看她吗?

  当下阿错一扭脸再看相‘水人’的时候,她身上已经再次披上了水的外衣。比起之前褪去的那件,她现在身上的外衣更是肉隐肉现……

  “刚才你也是在我面前一晃而过的,这样很公平,我也没有看到多少。”‘水人’又是一阵轻笑之后,抬脚从浴盆中走了出来。走到了阿错的面前,几乎就是贴在他的面前,继续说道:“我是来替萨巴赫传几句话的,第一,鬼梦穆勒的确是暗夜的人,但是他对你的行为并不是暗夜授意的。

  第二,晚上你们遇到的枪手,情况和穆勒差不多。暗夜现在出了一点问题,不过这个问题马上就会得到解决的。为了表明这几次事件和暗夜无关,两个枪手我已经替你解决掉了。而且为了以后不发生类似的行为,萨巴赫派我过来保护你。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做凯瑟琳.琼斯。我不介意你称呼我琼斯小姐,但是请不要叫我凯瑟琳女士,那样会把我叫的很老。”

  “凯瑟琳女士……”阿错故意的拉了个长音,看着‘水人’的脸上因为生气起了一道波纹之后。他才慢悠悠的继续说道:“凯瑟琳女士,麻烦你回去和萨巴赫老头说一声,我能保护自己。不管是在他控制之外的暗夜,还是其他的什么人,都不会把我怎么样。麻烦你了,凯瑟琳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