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二十二章 拷问

第二十二章 拷问

  听到从小护士嘴里说出来门罗两个字,阿错就知道完了。本来还想在编个此门罗非彼门罗的段子,不过看到警察从椅子上蹦起来之后,他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按着之前的经验,动手是免不了的。当下目光在病房里转起来,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就手的家伙。

  “我明白了,风鼬威廉是死在门罗手上的。”警察稳了稳心神,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盯着阿错的眼睛继续说道:“那么说,之前失踪的那些高阶暗夜也是你们干的了?门罗是暗夜的NO.1,他想干什么……”

  “你们手上还有命案!”仗着有警察在身边,加上这么刺激的话题。小护士显得有点兴奋,指着阿错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

  小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警察突然回头瞪了她一眼:“吵死了——闭嘴!”嘴字出唇的时候,阿错床边呼吸机的胶皮软管突然好像蛇一样的向着小护士飞了过去。阿错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就见胶皮软管缠在了她的脖子上。随着软管的快速收缩,小护士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舌头也吐出来足有小半尺。

  小护士挣扎着长大了嘴巴,不过却连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只是眨眼的功夫,胶皮软管便陷进了她的皮肉里。随着“喀吧”一声响动,小护士的脑袋以一种不可思议得角度搭在了自己胸前。也就是三五秒之间,刚才还叉着腰骂街的小姑娘就这么死在了阿错的面前。

  阿错本来想趁着警察注意力转移的时候给他一下子,他已经抄起来身边输液的架子。不过还没等错进行下一步动作,小护士已经命丧当场。这时候正和已经回头的警察打了一个对脸,阿错正要举着输液架子砸向警察的时候,手上的不锈钢架子突然不受控制,架子的一头扭曲变形,猛地对着阿错的脑袋砸了下去。

  阿错的注意力都在警察身上,等他反应过来不对的时候,脑袋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下子。随后他的眼前一黑,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阿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病房里面了。他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双手反着被铐在背后。面前有一张小桌子,一个东南亚的小老头正蹲在他的身前,手里面拿着一支装着蓝色液体的针管,应该是想给阿错来上一针。

  见到阿错睁开眼睛之后,小老头愣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针管收了起来。用一口非常不纯正的英语,对着身后几个人说道:“他醒过来了,比预料的要快很多。”

  这时候的阿错头疼欲裂,除了眼前的这个小老头之外,远处只看到几个迷迷糊糊的人影。可能是刚才脑袋上挨的那一下子有些轻微脑震荡,现在阿错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身边有什么情况也要慢半拍之后才能反应过来。

  等到那几个人影走近,阿错才看勉强看清楚走过来的是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假警察。只不过他已经换上了便装,不刻意有一种海归华人的香蕉范。

  除了这个假警察之外,其余的两个人一白一黑已经站在了阿错的面前。一个好像是头目的白人用英语对假警察说道:“你问他,在医院和他在一起的人是门罗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没等假警察翻译,阿错强忍着脑袋的疼痛,抬头看着这人一眼,说道:“我不认识什么门罗,只认识一个叫做史密斯的美国律师,至于他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门罗,麻烦你们去问他,别这么折腾我……”

  “我们可以直接沟通,那就太好了。”见到阿错能听懂英语,带头的白人笑了一下。随后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的面前,看着眼神有些迷离的阿错说道:“现在请你为我们介绍一下那位叫做史密斯的先生。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要杀死风鼬和其他那些高阶的暗夜?”

  看着阿错将头又低了下去,一副打算死扛到底的样子。这人笑了一下,掏出来香烟,也没见他点火,“嚯”的一声,香烟已经自己点燃。对着阿错的脑袋喷了个烟圈之后,这人继续说道:“如果你想用这种沉默的方式,或者编一个故事来应付的话。那我只有很抱歉的使用其他方法让你把实话说出来。请你相信我,我发自内心不想使用那种非人道的方法.。”

  见到阿错低着头还是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这人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邦恩……”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转头对着刚才拿着针管的南亚小老头说道:“下面就是你的工作了,看在门罗的份上,请不要伤害林先生的性命。当然,也许过不了多久,林先生会主动请求你结束他的生命……”

  那个叫做邦恩的小老头嘿嘿一笑之后,从旁边拿过来一支大号的箱子。当着阿错的面打开了皮箱,箱子里面的东西分成器具和药物两个部分。恩邦先将一些刀子钳子和奇奇怪怪的器具一件一件的摆放在阿错面前,等到差不多快将桌子摆满的时候,他又拿出来一个烟盒大小,古里古怪的东西伸到阿错的嘴边,说道:“这是防备你一会忍受不了的时候,失控咬断自己的舌头。咬住了,一会有什么要说的就使劲点头。不过这一套器具从来没有使全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人超过前五轮就结束了。希望你能多坚持一会,毕竟是门罗的朋友,我赌你能坚持到第六轮,也许坚持一下能看到第七轮。”

  阿错冷眼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随后主动冲着小老头张开了嘴,让他把那个古怪的口塞放进了自己嘴里。随后小老头又拿出来极副手铐,将阿错的双手双叫铐在了椅子腿和扶手上。这才开始第一步,用一个小小的钳子‘咬’住了阿错的手指甲,只要他一用力就能把指甲拔下来。

  就在小老头要动手的前一秒,阿错突然将嘴里的口塞吐了出来,大喊一声:“我说!别动手!”

  阿错这一声喊出来,邦恩脸上反而流露出来一丝失望的神色。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绑在椅子上的年轻人之后,将钳子从他的指甲上挪开,将这一亩三分地让给了身后那几个人。

  “这样不伤和气多好”刚才的那个白人微笑着再次坐到了对面。为了表示诚意,亲自将阿错手上的手铐打开。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可以说了,你和门罗是什么关系?他诈死离开暗夜的目地又是什么?还有,最近针对高阶暗夜的失踪事件,到底是不是你们做的?”

  阿错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说道:“现在脑袋还有点迷糊,你得给根烟让我缓缓。”带头那人笑了一下,掏出来香烟放在阿错的嘴里。和刚才一样,这次也还是没有见到明火。烟头的位置突现一道火光之后,便冒气一缕青烟着了起来。

  这时的阿错已经完全缓了过来。虽然脑袋还是好像宿醉未醒那样的疼痛。不过好歹已经看清了周围的人和环境,这是好像是间仓库。虽然看不到什么货物,但还是能看出来有长期摆放物品的痕迹。

  一根香烟转眼就被抽完,阿错恋恋不舍的将烟头丢掉之后,坐在椅子上对带头的白人说道:“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门罗是来还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