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十八章 孙局长

第十八章 孙局长

  阿错被这股冲击力直接撞飞,等他忍着胸口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防弹衣已经被什么锋利的物体划破,里面两公分的钢板严重变形。如果没有这几块钢板,刚才那一下子恐怕连自己的肠子都要被割出来。

  再看不远处的两截散弹枪,断口也是齐的可怕。这样的断口恐怕只有在切割机上才能制造出来,骷髅头只是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也没见他手上还有什么器械。这样的切割创口他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没等阿错多想,骷髅头再次对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有了刚才的教训之后,骷髅头刚刚抬手还没等落下,阿错的脚尖猛的一点地,身子飞快的窜了出去。他的身子刚刚离开,一声脆响,原本脚踩的钢板地面上出现了一道两尺多的缝隙。就见电焊都出不了这么整齐的豁口……

  阿错窜出来之后,直奔对面放着自动步枪的架子。眼见着他的手指就要接触到一支法玛斯自动步枪的时候,又是一阵尖厉的破风之声响起,不用回头就知道骷髅头又动了手。当下阿错只能快速的向后退去,几乎就在他离开的同时,“咣当“一声,架子倒塌。上面摆放的自动步枪有一大半断裂成了两截。

  看得出来骷髅头并不着急结果阿错,要不然刚才只要连续再来几下,就算阿错有刘翔的速度,也难逃身子分成两半的厄运。骷髅头真正感兴趣的消失地门罗和司机,只想用虐阿错把那两个人引出来。

  阿错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反物理的行为,被骷髅头好像老猫戏鼠一样的戏耍了半天之后,他也摸清了骷髅头没打算现在就要他命的底牌。试探着动作慢了半拍,也能有惊无险的避开这诡异的攻击。

  既然门罗不会帮手,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骷髅头连续几次挥手之后,几乎所有的架子都已经倒塌,地上满是碎成无数块的枪械。偶尔还有几支能使用的枪械,不过阿错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得到。他现在紧紧盯着骷髅头的一举一动,只要那边抬手,阿错这边就要马上作出反应。

  “还不从你的老鼠洞里面出来吗?你的小朋友支撑不了多长时间。”骷髅头一边‘戏耍’着阿错,一边警惕的对着‘空气’继续说道:“能知道这个地方,就算不是暗夜的人,也和暗夜有很大的渊源。出来吧,我知道你和我是同一类的人,看在暗夜的份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骷髅头说完半晌之后,一直没有等到回应。当下他冷笑了一声,继续对着空气说道:“好,我知道沉默也是一种回答。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那我只能尊重你的意见了。小朋友,你死有一半要记在你朋友的身上。”

  话音落地的时候,骷髅头的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对着阿错的位置猛地虚劈了下去。就在他手掌举下来的一刹那,阿错看到骷髅头手指尖的空气扭曲了起来,随后化作一道罡风对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这道罡风几乎已经实体化,阿错急忙向一边躲去。不过见到就已经晚了。罡风直接打在阿错的小腹上,里面的钢板瞬间变成两截。一股温热的热体从阿错的小腹流淌下来,紧接着,疼痛和眩晕感也随之而来。晃了几下之后,阿错栽倒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阿错之后,骷髅头冷冷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继续说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的小朋友现在还有救。如果你还不出现救他的话,我就把他身上的皮肉一寸一寸的割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阿错突然动了。他“噌”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手里面出现了那把带着消音器的左轮手枪。他跳起来的同时对着骷髅头连开六枪,瞬间打光了弹仓里面的子弹。

  不过除了第一发子弹打在骷髅头的耳朵上之外,剩下的五发子弹全部打偏。不知道为什么骷髅头一声惨叫之后,本来应该钉在他上半身的五发子弹全部打到距离他只有几寸的墙壁上。

  骷髅头没有想到这时候的阿错还有能力对他动手,也是过于大意,注意力都在凭空消失的那两个人身上,才让这个小家伙得了手。自从和阿错对上之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直都是到处去抢夺枪械。骷髅头完全没有想到他身上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支小玩意儿。

  虽然骷髅头用自己的能力使其他几发子弹偏离了弹道,但是耳朵上挨的这一枪还是让他疼的直跳脚。伤口不知道连接着那根痛感神经,疼的骷髅头整张脸都开始抽搐起来。

  就在骷髅头好容易忍住了疼痛,发誓要把阿错活活碎剐了的时候,他的脖子突然一凉,随后一股热流好像喷泉一样的飞溅了出来。这时他才看到那个小家伙的身影已经到了他面前,手里面一支明晃晃的手术刀上还沾着一抹鲜血……

  直到临死之前,骷髅头都不相信自己会栽在这个阿错的手上。他一只手捂住鲜血四溅的伤口,另外一只手对着正要离开的阿错挥了出去。现在阿错身上没有任何防护的器具,这一下子绝对能让他的身子分成两截。

  就在骷髅头的手即将要落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让他心惊胆颤的声音:“没用的,他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这声音骷髅头多年前曾经听过一下,那次也是他接私活去杀一个富商的全家。就在他要对着一个五六岁小孩子下手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警告的他。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暗夜NO.1,在这个人的面前,骷髅头连抬手的勇气都没有。他明白当时这个人如果不是看在暗夜的份上,已经送他下去给富商的一家陪葬了。

  你没死,怎么不早说……这个是骷髅头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个念头,在门罗的面前,他甚至连拖着阿错一起陪葬的勇气都没有。当骷髅头气绝身亡倒在地上的时候,那边的阿错也终于支撑不住,再次倒在了地上。这次倒地的同时,他的意识也随之消失……

  等到阿错再次有了意识,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冷冰冰的床上,身上插着几根管子,腰腹部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门罗就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正在漫不经心的看着当天的报纸,时不时还要掏出来酒壶来上那么一口。

  就在阿错回忆自己是为什么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门罗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脸上竟然流露出来一丝纠结的苦笑,随后才接通了电话。没等门罗客气几句,电话那头的人首先说道:“我说妹夫,我替人带个话。不是我说,差不多得了,你们暗夜的人狗咬狗我们管不着。不过要是闹得太过的话,就有对口的人找你叙旧了。”

  话说到这里,那人顿了一下,随后换了一付口气,笑嘻嘻得继续说道:“好了,话传到了。那什么,我艾果大妹子怎么样了?“

  这个房间静的出奇,门罗电话里面的声音阿错听的很清楚。那个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油滑,不过门罗却没有一点怠慢得意思。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孙局长,好久没见了,您倒是一点都没变……”

  阿错被这股冲击力直接撞飞,等他忍着胸口的剧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防弹衣已经被什么锋利的物体划破,里面两公分的钢板严重变形。如果没有这几块钢板,刚才那一下子恐怕连自己的肠子都要被割出来。

  再看不远处的两截散弹枪,断口也是齐的可怕。这样的断口恐怕只有在切割机上才能制造出来,骷髅头只是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也没见他手上还有什么器械。这样的切割创口他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没等阿错多想,骷髅头再次对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有了刚才的教训之后,骷髅头刚刚抬手还没等落下,阿错的脚尖猛的一点地,身子飞快的窜了出去。他的身子刚刚离开,一声脆响,原本脚踩的钢板地面上出现了一道两尺多的缝隙。就见电焊都出不了这么整齐的豁口……

  阿错窜出来之后,直奔对面放着自动步枪的架子。眼见着他的手指就要接触到一支法玛斯自动步枪的时候,又是一阵尖厉的破风之声响起,不用回头就知道骷髅头又动了手。当下阿错只能快速的向后退去,几乎就在他离开的同时,“咣当“一声,架子倒塌。上面摆放的自动步枪有一大半断裂成了两截。

  看得出来骷髅头并不着急结果阿错,要不然刚才只要连续再来几下,就算阿错有刘翔的速度,也难逃身子分成两半的厄运。骷髅头真正感兴趣的消失地门罗和司机,只想用虐阿错把那两个人引出来。

  阿错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反物理的行为,被骷髅头好像老猫戏鼠一样的戏耍了半天之后,他也摸清了骷髅头没打算现在就要他命的底牌。试探着动作慢了半拍,也能有惊无险的避开这诡异的攻击。

  既然门罗不会帮手,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骷髅头连续几次挥手之后,几乎所有的架子都已经倒塌,地上满是碎成无数块的枪械。偶尔还有几支能使用的枪械,不过阿错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得到。他现在紧紧盯着骷髅头的一举一动,只要那边抬手,阿错这边就要马上作出反应。

  “还不从你的老鼠洞里面出来吗?你的小朋友支撑不了多长时间。”骷髅头一边‘戏耍’着阿错,一边警惕的对着‘空气’继续说道:“能知道这个地方,就算不是暗夜的人,也和暗夜有很大的渊源。出来吧,我知道你和我是同一类的人,看在暗夜的份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骷髅头说完半晌之后,一直没有等到回应。当下他冷笑了一声,继续对着空气说道:“好,我知道沉默也是一种回答。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那我只能尊重你的意见了。小朋友,你死有一半要记在你朋友的身上。”

  话音落地的时候,骷髅头的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对着阿错的位置猛地虚劈了下去。就在他手掌举下来的一刹那,阿错看到骷髅头手指尖的空气扭曲了起来,随后化作一道罡风对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这道罡风几乎已经实体化,阿错急忙向一边躲去。不过见到就已经晚了。罡风直接打在阿错的小腹上,里面的钢板瞬间变成两截。一股温热的热体从阿错的小腹流淌下来,紧接着,疼痛和眩晕感也随之而来。晃了几下之后,阿错栽倒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阿错之后,骷髅头冷冷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继续说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的小朋友现在还有救。如果你还不出现救他的话,我就把他身上的皮肉一寸一寸的割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阿错突然动了。他“噌”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手里面出现了那把带着消音器的左轮手枪。他跳起来的同时对着骷髅头连开六枪,瞬间打光了弹仓里面的子弹。

  不过除了第一发子弹打在骷髅头的耳朵上之外,剩下的五发子弹全部打偏。不知道为什么骷髅头一声惨叫之后,本来应该钉在他上半身的五发子弹全部打到距离他只有几寸的墙壁上。

  骷髅头没有想到这时候的阿错还有能力对他动手,也是过于大意,注意力都在凭空消失的那两个人身上,才让这个小家伙得了手。自从和阿错对上之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直都是到处去抢夺枪械。骷髅头完全没有想到他身上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支小玩意儿。

  虽然骷髅头用自己的能力使其他几发子弹偏离了弹道,但是耳朵上挨的这一枪还是让他疼的直跳脚。伤口不知道连接着那根痛感神经,疼的骷髅头整张脸都开始抽搐起来。

  就在骷髅头好容易忍住了疼痛,发誓要把阿错活活碎剐了的时候,他的脖子突然一凉,随后一股热流好像喷泉一样的飞溅了出来。这时他才看到那个小家伙的身影已经到了他面前,手里面一支明晃晃的手术刀上还沾着一抹鲜血……

  直到临死之前,骷髅头都不相信自己会栽在这个阿错的手上。他一只手捂住鲜血四溅的伤口,另外一只手对着正要离开的阿错挥了出去。现在阿错身上没有任何防护的器具,这一下子绝对能让他的身子分成两截。

  就在骷髅头的手即将要落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让他心惊胆颤的声音:“没用的,他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这声音骷髅头多年前曾经听过一下,那次也是他接私活去杀一个富商的全家。就在他要对着一个五六岁小孩子下手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警告的他。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暗夜NO.1,在这个人的面前,骷髅头连抬手的勇气都没有。他明白当时这个人如果不是看在暗夜的份上,已经送他下去给富商的一家陪葬了。

  你没死,怎么不早说……这个是骷髅头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个念头,在门罗的面前,他甚至连拖着阿错一起陪葬的勇气都没有。当骷髅头气绝身亡倒在地上的时候,那边的阿错也终于支撑不住,再次倒在了地上。这次倒地的同时,他的意识也随之消失……

  等到阿错再次有了意识,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当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冷冰冰的床上,身上插着几根管子,腰腹部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门罗就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正在漫不经心的看着当天的报纸,时不时还要掏出来酒壶来上那么一口。

  就在阿错回忆自己是为什么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门罗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脸上竟然流露出来一丝纠结的苦笑,随后才接通了电话。没等门罗客气几句,电话那头的人首先说道:“我说妹夫,我替人带个话。不是我说,差不多得了,你们暗夜的人狗咬狗我们管不着。不过要是闹得太过的话,就有对口的人找你叙旧了。”

  话说到这里,那人顿了一下,随后换了一付口气,笑嘻嘻得继续说道:“好了,话传到了。那什么,我艾果大妹子怎么样了?“

  这个房间静的出奇,门罗电话里面的声音阿错听的很清楚。那个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油滑,不过门罗却没有一点怠慢得意思。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孙局长,好久没见了,您倒是一点都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