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十一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第十一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错也是怒气上头,就算手上没有家伙,也攥着拳头对着门罗的脖子打了过去。就在他的拳头接触到外国男人脖子的前一刻,阿错的手腕突然被门罗抓住,他的脖子,紧接着一个慢悠悠声音响了起来:“你感谢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别乱动……气管血管都在脖子上,断了那一根你都受不了。”

  脖子上的一丝凉意让阿错恢复了一点理智,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盯着门罗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让我说几次才明白?我是要帮你……”说话的时候,门罗将阿错的手腕松开,同时也将餐刀从年轻人的脖子上挪开,这才接着说道:“见你要拼命,我就送你手枪。你没有钱,我马上给你十万美元。为了你外公得到最好的医疗条件,你知道我打了多少人情牌,才说动德国领事破例当场办理好签证的吗?除了帮你,还能找到其他的理由吗?”

  阿错沉默了半晌。眼睛盯着门罗看了半晌之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是因为那个人——林尊吗?”

  “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门罗微微一笑,随后倒转餐刀将刀柄递给了阿错。

  阿错犹豫了一下,看到门罗没有戏耍他的意思之后,才伸手将餐刀接了过来。门罗这才继续说道:“好吧,之前有些事情我可能没有说清楚。严格说起来,你的父亲并没有过世,他只是失踪了几年,不过按照美国法律也到了可以宣布死亡的年限了。”

  “和你想的一样,我的确不是什么律师……”说到这里,门罗顿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灌下去之后,对着阿错继续说道:“和你想的一样,我不是什么律师。但是你父亲的确有笔‘财产’在我这里,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把你父亲交给我的东西,原封不动的转交给你。”

  “就那么简单?拿来吧……”阿错对着门罗伸出手,随后继续说道:“要给我的东西不会也没带在身上吧?还要我去一趟美国?”

  门罗看着阿错淡笑了一声,随后接着说道:“你父亲的‘财产’的确在我身上,不过关于‘财产’有很多的理解,不一定只是物质上的……”

  门罗说到这里的时候,林错紧握餐刀的那种手没来由的松了一下。随后那柄餐刀没来由地出现在了门罗的手上。就在他惊诧的时候,门罗又微笑着倒转餐刀刀柄递给了阿错。这次阿错没有伸手接刀,只是紧紧盯着这个外国男人。

  见到阿错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之后,门罗耸了耸肩,就在他将餐刀收回去的一刹那,阿错的手突然一紧,那柄莫名其妙消失的餐刀又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他的手中。

  刚才餐刀消失之后,阿错一支紧紧盯着门罗,防备着再出现类似这样的事情。想不到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餐刀还是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连续两次餐刀消失出现的时候,门罗连动都没动。

  就在阿错盯着门罗,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一点门道的时候,这个外国半大老头子微笑着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面掏出来一个钱包,当着林错的面将钱包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

  门罗将里面的现金和银行卡都拿了出来,当着阿错的面摆在他的身边,一边摆弄着,一边说道:“只有一张信用卡,几百块的现金,这样就敢到处跑。你的胆子也够大……”

  没等门罗说完,阿错的眼睛已经直了。他条件反射得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手指接触到衣服口袋的同时,冷汗已经顺着脑门流了下来。门罗手里正是他的钱包,里面虽然没有多少钱,不过也是贴着内衣放的。现在衣服拉链没开,外面的布料也没有破损的痕迹,这个外国人是怎么偷出去的?

  确定了门罗手上就是自己的钱包之后,阿错稳了稳心神。尽量不让心里的惊异之情显露出来,深吸了口气之后,一把将门罗手中的钱包和座椅上的钞票、银行卡抢了过来。将着一大把东西揣回口袋里之后,对着这个外国人冷冷的说道:“他就教你这点偷鸡摸狗的本事吗?要是这样的……”

  阿错的“话”字还没有出口,就见门罗的手里再次出现了一个钱包。他再次将钱包里面皱皱巴巴的钞票取了出来,一张一张铺在阿错的面前。

  门罗就这么一直坐在他的身边,将后背紧紧的贴在车窗上,故意和阿错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手里还拿着那只已经喝干了的空酒杯,从头到尾保持着这个姿势,动都没有动过,就更别说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阿错伸手再去摸上衣口袋的时候,竟然在里面摸出来一个硬邦邦的物体。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直在手里攥着的餐刀,这把刀什么时候跑到口袋里的?甚至连餐刀从手中消失的都不知道。这个绝不是偷鸡摸狗的本事,把钱包换成餐刀,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要是这个外国半大老头想要自己的命,阿错甚至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直愣愣地盯着门罗半晌之后,阿错才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当初我也是怎么问的,除了语言不一样之外,我们连表情都是一摸一样的。”门罗呵呵一笑,将钱包的递给了阿错之后,继续说道:“知道我是对谁说的吗?”

  “还能是谁?”阿错哼了一声,接过了钱包之后,对着门罗说道:“自己的老婆死了都没有回来看一眼,还有闲心去教别人家孩子。他要是没死又回来的话,记得跟他说一声,别指望有儿子能给他送终。”

  听了阿错的话之后,门罗难得的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低沉着声音说道:“我说过的,不想和不能——是两回事……”

  “林尊的苦衷你早晚会知道。”这个话题门罗明显不想多说,顿了一下之后,他马上转了话题:“现在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从你父亲身上学到的东西,你要学吗?”

  门罗说完之后,阿错沉默了起来。如果这个外国半大老头说的是钱,他八成会一口拒绝,这样的骨气他林错还是有的。不过亲眼看到门罗诡异的技法之后,他心里开始犹豫起来。老家那边已经闯下了天大的祸,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大难临头。有了门罗这样如同鬼魅一样的本事,起码自保不成问题。再说了,从门罗这里学的本事,和那个挨枪子的没有一毛钱关系。

  “学,干嘛不学?”阿错将衣兜里面的餐刀扔到了车座下,随后突然大喊了一声:“停车!我要下车!”

  这一嗓子的调门不小,震的门罗都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耳朵。不过前面开车的司机好像失聪了一样,没有一点反应。门罗苦笑了一声,冲着阿错说道:“你是第一次来上海,人生地不熟的要干什么去?”

  “花钱!”说话的时候,阿错将旅行包抓在了手中,眼睛瞪着门罗说道:“既然姥爷归你养了,这笔钱也用不着了。不借也借了,还不如趁早花了,以后有钱了慢慢还你就是了。”

  “你还真是一分钟都不耽误”门罗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司机说道:“停车,放他下去吧……”

  有了门罗的话,司机才在前面的路口停下了车。看着阿错提着装满钞票的旅行包下车之后,原地转了一圈随后冲着最近的一家夜总会走去。门罗倒了一杯威士忌,仰脖喝下去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还要教教他怎么优雅的花钱。”

  阿错离开之后,司机摇了摇头,从反光镜里看着门罗说道:“有了钱就开始花天酒地了,这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你不懂”门罗微微笑了一下,看着阿错的背影说道:“他在找自己的减压方式,不过这一次好像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