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八章 林错的目地

第八章 林错的目地

  看到最后三个人被干掉之后,阿错从地上跳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马上逃走的意思,而是不顾包房里面的火势和浓烟冲了进去。

  三四秒钟之后,阿错抓着一个已经烧着的旅行包跑了出来。出来之后他也顾不得头上烧焦的头发,马上将已经着起大火的旅行包扣在了地上。里面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钞这时候已经烧着了一大部分,看着已经救不回来的钞票,阿错脸上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如果再不走的话,你就要在这里给他们陪葬了。”门罗的声音让已经失神的阿错清醒过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指着门罗身后的一个安全出口,说道:“从那里走……”

  当阿错和门罗两个人从KTV的后门出来的时候,刚才出事的那一层已经彻底的烧了起来。好在这个地方是一个独楼,里面的各类的服务人员已经都跑了出来。除了包房里面的九个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受到伤害。

  阿错事先就在傍边的巷子里面藏了一辆出租车,趁着消防和警察还没来之前,他已经载着门罗开车离开了这里。

  车子拐出了这片街道之后,坐在副驾驶的门罗看着脸色有些狰狞的阿错说道:“那一袋子钱才是你的目标吧?本来你的表现还在及格线上的,不过最终目标没有完成,有点失望吧……”

  “闭嘴!”阿错一脚踩住了撒车,等车停了之后,脸色涨红的盯着门罗,好像他身体里面的火气就要冒出来一样。盯着门罗看了半晌之后,阿错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他的遗产有多少?够不够三十五万……”

  “比三十五万多一点”门罗笑眯眯的看着脸色开始纠结的阿错,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林先生的指定继承人是林淮步,不是什么林错。”

  阿错恨声说道:“别装糊涂,林错就是林淮步!如果刚才我拿到那笔钱的话,孙子才惦记他那点遗产。X的,我计划了几个月,就差那么一哆嗦!”说话的时候,阿错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又继续说道:“我需要笔钱给姥爷换肾,他现在这样子,最多也只能在坚持半年。要不是这样,我也不敢打郑熊他们几个人的主意。现在到好,废了那么大的气力,该死的是都死了,该得的我却没有得着。”

  发完牢骚之后,阿错叹了口气,再对着门罗说话得时候,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生硬:“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拿到那个老不死的遗产?”

  “这个我要更正几点”门罗掏出酒壶,自顾自得抿了一口之后,说道:“第一,请不要称呼林尊先生老不死的,从字面上理解,林先生是老却还没有死,那样就谈不到有什么遗产问题了。第二,想拿到林先生得遗产,你要先出示有关文件,证明林错就是林淮步。”

  说到这里,门罗顿了一下,再次喝了口酒之后,对着阿错说道:“第三,你要和我去趟美国,有些法律文件需要要你在当地法院签署,之后你就可以拿到钱了。不过那笔遗产的准确数字要等到林淮步的身份证明之后,才能告知给林淮步先生。”

  “还要去美国?”阿错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门罗继续说道:“这样行不行,证明林错就是林淮步之后,你先借给我三五十万,等姥爷的手术做完之后,我再和你去美国。从那个人的遗产里面扣掉借你的钱——再加两成的利息……三成也行,这个好商量。”

  门罗笑吟吟的看着阿错说完之后,说道:“这个好说,不过听说肾移植手术之后还需要一笔不小的抗排斥药费,这是个长期的打算,你应该做好准备。”

  阿错打心里想和那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划清界限,要不是姥爷需要换肾,他根本就不想动用那个男人的一分钱。就连刚才说要向门罗借钱,他也没打算去继承那笔遗产,大不了姥爷做完手术之后,就带着他藏起来,类似这样的事情,他们爷俩也不是没有做过。

  谈完了条件之后,,出租车载着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向着城市边缘的老城区驶去。车停在门罗第一次遇到阿错的地方,下午给阿错求情的老人站在楼门洞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外孙子之后,急忙快走几步迎了上去,老人带着哭腔说道:“小瘪犊子,打了一百多个电话,你就是不接。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长大,就是让你活活吓死我吗……”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一下,随后低声对着阿错说道:“你没去着找赵老三的麻烦吧?”

  阿错事先已经想好了说词,当下对着自己的外公说道“开始想去来着。后来

  “没去就好,这一晚上我就没睡,就怕揪着阿错的耳朵骂了一通之后,老人才注意到他身后的门罗。这个外国人傍晚的时候见过,不过那时候老人的注意力都在阿错的身上,并没有太注意这个外国半大老头。

  老人看了门罗一眼之后,对着阿错说道:“你这个小瘪犊子怎么还带个外国人回来了,这谁啊?干什么的?”

  阿错对上自己的姥爷,连大声申辩都不敢。听到姥爷询问门罗,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外国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实话实说道:“他是律师,那谁……你女婿死在美国了,他过来说一声。”

  “别跟我提那个王八蛋!”听到阿错说到自己的女婿,本来已经消了气的老人马上瞪起了眼睛,眼睛冒着火对阿错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想去找他……”

  “死了,你先别瞪眼。没听见我说吗?死在美国了”没等老人说话,阿错已经苦笑着打断了自己姥爷的话,随后指着门罗说道:“他是律师,你女婿死前留了笔钱,让他给送来。”

  听到有钱收,老人才算是好了一点。冲着门罗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随后自顾自的转身向着楼上走去,老人一边上楼,一边对着身后的阿错说道:“还以为你去找赵老三拼命去了,这一晚上把我吓得。家里待不住了,就出来迎迎你。”

  老人说完也不见阿错有什么回应,当下停住脚步,回头等眼睛对自己的外孙子说道:“小瘪犊子,你不是真的去找赵老三他们拼命了吧?”

  阿错上前一步,扶着自己的外公说道:“去是去了,不过去晚了。我去的时候正赶上郑老板的天天人间着火,警车和救护车都到了。看热闹的时候正好遇到门罗律师了,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找的就是我,本来想先把人家送回酒店的。这不是怕你着急吗?直接就把人家大律师带家了,一会有什么话你可快点说,门罗先生还要回酒店休息。”

  阿错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人也到了家门口。掏钥匙开门将外国人让进来之后,老人客气了几句,将门罗让到了屋子里唯一的椅子上,便马上进入了正题:“这位门律师,你说这个小瘪犊子他爹给他留了多少钱?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那个挨枪子的货以前就有攒金条的毛病,现在怎么着叶攒了百八十吨了吧?说说,是不是还有什么珠宝古董之类的东西?对了,那个挨枪子的还炒过股票……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懂,你就说拢共值多少吧?”

  老人说话的时候,门罗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林错祖孙俩住着一室一厅的屋子,格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客厅里面摆放着一些药品和乱七八糟的杂物,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卧室中间是一大一小两张床,除了自己屁股地下这张椅子,和大床上面的小饭桌之外,再没有可以称作家具的东西。床对面摆放着一个老款的电视机,就算是少有的家用电器了。看得出来,这祖孙俩的日子过的实在是不怎么样。

  “这个要等林淮步先生的身份确认完之后,我才会像林淮步先生及其亲属公布林尊先生的遗产状况。”门罗冲着老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个需要一点时间,要等遗产托管委员会的审查通过之后,才能正式进入继承遗产的程序。不过我可以稍微透露一点,和这位老先生的估计差不多,林尊先生的遗产除了现金之外,的确还涉及一些不动产、有价证券和贵重金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