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七章 血脉相连

第七章 血脉相连

  就在第一刀砍下去之前,门罗突然开口说道:“别让他喊出声……”

  阿错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第一刀对着赵老三的嘴巴砍了下去。一道血光过后,姓赵的两侧脸颊各出现了骇人的豁口,十几颗牙齿连同半根舌头掉在地上。剧烈的痛疼让赵老三顿时酒醒,他双手捂住嘴巴,在地上猛烈的翻滚着。鲜血不停的从他手指缝里涌出来,片刻的功夫,暗红色鲜血已经溅的到处都是。

  由于舌头被砍断,赵老三的嘴巴里满是鲜血。除了一点吱吱呀呀的声音之外,再发不出来一点呼救的叫喊声。

  阿错看着还在挣扎的赵老三,却没有再补第二刀。这个场面有点过于血腥,在他的计划之外,一时之间让阿错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这时候,站在角落里的门罗淡笑了一下,冲着还在犹豫不决的阿错慢悠悠的说道:“要做好人放他一码吗?然后等他缓过来,带人去找你和你外公。到时候就不止是你的两个肾了,你和你外公的心、肝、肾,还有骨髓和角膜都保不住了,然后拉到殡仪馆一把火烧了。祸是你惹出来了,你外公犯什么错了…..”

  这几句不冷不热,却又十分标准的普通话说完之后,阿错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再次举起砍刀对着还在地上挣扎的赵老三砍了下去。十几刀砍下去之后,赵老三便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最后一刀砍在赵老三的肩头,阿错的力道太猛,砍在姓赵的骨头上,竟然将刀刃砍崩,一尺多长的刀刃上出现了一个半尺的豁口。看着刀刃上的豁口,阿错的脸上出现了不知所措的表情,按着他的计划,手枪只是威胁的工具(就算门罗不出现,阿错也打算对付第一个人的时候,把他的手枪‘借’过来),真正动手的时候,还要靠手里这把砍刀。现在刀刃已经崩断,原本计划被打乱,后面的剧情怎么发展,一切都在未知之间了。

  “没准备备用的工具?临时改变计划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这个要减分了……”门罗看着已经扔掉了砍刀的阿错,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随后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柄细长的手术刀:“虽然小了一点,不过这个小玩意儿真的很实用。”说话的时候,门罗翻转手术刀,将刀柄一面递给了阿错。

  眼前这个外国人越来越看不透了,阿错盯着他看了半晌之后,伸手将已经递到面前的手术刀接了过来。用大拇指试了试异常锋利的刀口之后,对着门罗说道:“刚才给枪现在送刀,还有什么一起都拿出来吧,省的我乱猜你还有什么宝贝没有拿出来。”

  “送礼物就像是吃法国餐一样,没有直接就上主菜的”门罗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再次岔开了话题说道:“从第一个人进来到现在,差不多半小时了。加上这个已经少了两个人,里面的人不会出来找吗?”

  “他们几个人的关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阿错一边在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上找到另外一把手枪,一边对着门罗继续说道:“别看都是给郑熊跑腿的,他们下面也有几十个小弟,暗地里谁都不服谁。在外面都是大哥,让他们出来找人,除非是郑熊发话……”

  收好了这把手枪之后,阿错将赵老三的尸体拖到了角落里。现在厕所里面一地的鲜血,短时间也来不及收拾,再次喷了一阵空气清新剂之后,阿错依靠在门旁,再次点上根香烟,抽了两口正打算继续从门罗嘴里套出他的身份,和找自己真实目地的时候,身边的厕所大门突然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满脸通红带着眼镜的脑袋探了进来,喷着满嘴的酒气说道:“你们两个掉茅坑里了?老大让你们回去把账目核对一下。对完帐咱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

  带着眼睛的男子说到一半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一地的鲜血。愣了一下之后,转身就向身后跑去。不过他的腿刚刚迈出去,头发就被身后的一只手抓住。随后身后那人揪住他的头发,重重的将这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摔倒在了地上。

  眼镜男还没等爬起来,一个冰凉的物体就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一种无以复加的恐惧感瞬间充斥在他的心里,随着眼镜男的一声大喊:“来人,救命……”,那个冰凉的物体在他的脖子上抹了一下,随后一阵带着血腥气的热流从脖子上喷溅出来。和第一个死在厕格光头一样,眼镜男双手捂住了脖子,在地上挣扎了一阵,他的气管和动脉同时被割断,

  突然出现的眼镜男打乱了阿错的计划,他用尽了力气也还是慢了半拍。在眼镜男这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阿错的心已经沉了下去。当时也顾不上门罗了,阿错用手术刀割断眼镜男脖子的之后,马上将手术刀丢掉,随后从前两个人身上得来的手枪掏了出来。闪身从厕所里冲了出来,就站在郑熊等人包房的门口,两支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包房的大门。

  刚才眼镜男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将包房大门关好。房门的缝隙让里面的人清楚的听到了眼镜男的喊叫。

  郑熊等人在这个城市里面作威作福惯了,加上喝了一晚上,神经都喝麻木了。谁都不信会有人在这里动他们几个人,听到眼镜男的喊叫之后,几个人先是面面相觑,反应了一阵之后才明白出了什么事。不过就是这样,那几个人也没想到会有仇家来寻仇,还以为那三个人是在厕所借酒撒疯,正在和其他的客人打架。乱了片刻之后,他们几个人都掏出来家伙,由一个高大男人开路。推开包房的大门,要去厕所那里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大门被打开的一刹那,突然一声枪响,带头的高大男人眉心处中了一枪。带头的仰面栽倒在地,随即气绝身亡。

  伴随着这声枪响,刚才进行了一半的杀戮游戏又开始了新的篇章,只是现在这场游戏已经偏离了剧本。后面应该怎么进行下去,就连这个剧本的创作者都没有头绪。

  就在高大男人倒地的一刹那,门口的枪声再次响起。紧跟在高大男人身后的两个人应声倒地,这时候,屋子里面的几个人才算是彻底的反应过来,他们各自翻身躲在沙发等物体的后面,几支手枪一起对着门口的方向打去。

  就在他们开枪之前,阿错已经从门口撤了出来。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吃什么亏,不过阿错心里明白,主动权从现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失去了。枪声一响,十五分钟之内,警察就会赶到,到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里。放过包房里面的那几个人,自己后半辈子就算是永无宁日了。

  包房内外又接连试探着打了几枪,不过却再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现在包房里面的人不敢出来,阿错又进不去。一时半刻之间,这里竟然好像是围城一样的僵持了进来。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恍惚间,阿错隐约已经听到了由远至今的警笛声。就在他犹豫着是不是放弃的时候,突然听到那个外国人慢悠悠的声音:“想不到这种地方会有俄国原产的伏特加,可惜这种酒太烈,不合我的胃口……”

  阿错从门罗的话里听出来什么,回头看去,就见门罗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双手各自拿着一支酒瓶,正眯缝眼睛看着酒瓶上面的俄文说明。

  “把酒扔给我……”说话的时候,阿错用门罗给他的那把手术刀将墙壁上的吸音布割开一个口子。随后用力一撤,“刺啦!”的一声,一整块吸音布被他撕扯了下来。

  “年轻人,劝你一句。饮酒可以当作娱乐,但是不要沉迷”话是这么说的,不过门罗还是微笑着将手里的两瓶伏特加扔给了阿错。

  现在阿错已经顾不上拧瓶盖了,他直接将两个酒瓶打碎。酒水连同玻璃碴子一起洒在吸音布上。随后阿错将这块吸音布兜了起来,用打火机点着,将这个火球一样的东西用力扔进了包房。

  包房里面的吸音布更是易燃重烟的材料,火球接触到的位置,都“呼”的一声着起火来,伴随着火势,一股浓烟迅速从包房里面冒了出来。

  又过了片刻,包房里面再次传出来枪声,子弹顺着敞开的大门打了出来。伴随着枪响,两三个身影从里面窜了出来。就在这几个人跑出来的同时,仰面躺在门旁的阿错手里的左轮手枪再次响了起来。刚才从光头男人和赵老三身上得来的手枪已经打光了子弹,他现在最后的机会就是枪中的六发子弹。

  六声枪响之后,冲出来的三个人应声栽倒在地。虽然是近距离开枪,不过能这样一次解决三个人,枪法先放在一边,起码阿错的运气算是相当不错了。

  林错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