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将至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暗夜将至 > 第六章 第一个

第六章 第一个

  说完了自己的遭遇之后,阿错显得多少有点激动。长长的吸了口气,又灌了自己几口啤酒之后,才算把情绪稳定下来。

  “那个时候你就起了杀心……是吧?”这时候,刚才还是聆听者的门罗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淡淡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算你能把旁边那九个人一次都解决掉,就能跑的掉吗?整个KTV几十个监控摄像点,你连这个城市都出不去就会被抓住。那时候你怎么办?你外公又怎么办?”

  “你这中国话好得有点不象话了,要不是你这身人皮,谁听你这话都不会信你是外国人。”说这话的时候,阿错冰冷的脸上多少带了一点笑容。他冲着走廊的位置一仰下巴,继续说道:“外面的摄像头都是摆设,除了好看之外一点用都没有。郑熊经常在这里执行家法,他怕麻烦,从开业的第一天起就把摄像头的电线拔了,这里过了十二点之后,就连服务员都不会轻易过来,谁都不想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说到这里,阿错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又对着门罗继续说道:“郑熊这就是倒霉催的,除了这里之外,门口那几家买卖的摄像头也让他的人给卸了。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外人都不可能会知道。至于你说的那九个人,我可没说要冲进去找他们拼命。一个打九个的那是叶问,我可没有他那个本事。”

  说话的时候,阿错再次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看到差不多到了他计划好的时间之后,阿错站了起来,将砍刀藏在了自己的衣服里面,看了门罗一眼之后,说道:“我不指望你帮我,现在你离开这里还来得及。你是外国人,不管一会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怀疑你的。”

  “你可能有点误会,我并没有打算离开”门罗微笑着看了阿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作为你父亲的代表律师,我有义务确保你在接受遗嘱之前的安全。当然,我不会参与到你的事情当中。今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旁观者。”

  阿错本就不信这个汉语说得极好的外国人是什么律师,他来找自己一定还有其他的缘故。不过这个时候,阿错也没有心思细想这个,他现在一门心思的要先解决掉旁边包房里面的那几个人。当下并不理会这个古怪的外国人,将房间门推了一道缝隙,探出头左右看了一眼,确定附近没有服务人员之后,一闪身从包房里面走了出来。

  走出包房的阿错几步走进了斜对面的卫生间里,片刻之后,一个“清洁中,请勿使用”的牌子已经摆在了卫生间的门口。这时候,门罗也跟着进到了卫生间里,他看了一眼就知道阿错要干什么。不过还是开口向面前的年轻人说道:“你把清洁用的牌子摆在外面,那还有谁会进来?”

  门罗说话的时候,阿错点了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看着厕所的大门说道:“那个牌子是给讲道理的人看的,偏巧那几个杂碎都不是讲道理的人。包房里面本来是有厕所的,不过郑熊摆谱,那个厕所只能他用,剩下的几块杂碎想方便就只有到这里了。”

  差不多过了十五六分钟之后,厕所外面想起来一阵嘈杂的音乐声,随后厕所门被人用脚踹开。一个三十来岁的光头男子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厕所,这男人喝的满脸通红,本来已经站在了小便池边开始解皮带了,突然酒劲上涌,当下也顾不得干净不干净,直接跪在小便池前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好半天才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吐干净之后,光头男子扶着墙站起来。正准备重新解皮带方便的时候,一个冰凉的物体突然定在他的脑门上。

  光头男子见到脑门上顶着的是一把左轮手枪之后,酒劲立马就醒了一半。如果顶在他脑门上的是其他类型手枪的话,光头男子会以为这不知道是谁在和他开玩笑。不过他看到左轮手枪弹仓里面黄澄澄六发子弹头的时候,马上就明白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刘哥,你还真是准时,每次都是这个时候上厕所。”说话的时候,阿错伸手在光头男人的身上摸出来一把仿六四式手枪。将这把手枪收好之后,阿错继续对着光头说道:“对不住了,兄弟最近手紧,想问你借点周转一下……”

  “小林子是你啊”这时候,光头也看到了握着手枪的阿错。光头本身就是个极圆滑的主儿,当下酒醒之后他嘿嘿一笑,说道:“我当是谁和哥哥我开玩笑,原来是兄弟你。不就是手头紧吗?哥哥我身上现金带的不多,差不多也有个万八千的。要是不够的话,我出去找老三他们借点?”

  说话的时候,光头就开始慢慢往门口的方向蹭。这时就听见“嘎巴”的一声轻响,阿错已经将击锤扳开,只要他一扣扳机,光头的天灵盖就要被掀开。

  “小林子,有什么话好说,别动刀动枪的。再把你刘哥吓着。”说话的时候,光头将自己的钱包掏出来,把里面五六张卡一股脑的都抽了出来递给了阿错:“密码是787878,六张卡加起来有五十多万。小林子,这钱够你用了吧?也别说借,就算是刘哥我送你的……”

  阿错将六张银行卡接过来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眼光头,随后说道:“刘哥你这身衣服也不错,不知道哪买的?兄弟我这个礼拜天要去喝喜酒,就差像你这么一套好衣服了。”

  “不就一套衣服吗?刘哥送你,只要兄弟你看上的,别说是衣服了,老婆哥哥我都送你。”说话的时候,光头男子已经开始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就在他要脱裤子的时候,阿错指着里面的厕格说道:“去里面脱吧,这里地滑,再把刘哥你摔着。”

  光头男子也没有多想,当下几步走到里面的厕格里。就在他低头解皮带脱裤子的时候,阿错已经将将藏在怀里的砍刀抽了出来,对着光头男子说道:“刘哥,给你看个好玩意儿…….”

  光头男子条件反射的抬头向阿错看去,眼前一道白光掠过。脖子的位置突然凉了一下,随后一股暖流控制不住的从这个位置喷射出来。鲜血好像高压水枪一样的喷射出来,光头男子双手捂住伤口,无力的瘫倒在厕格里。倒在里面抽搐了一阵,没有多久就彻底的一动不动了。

  就在阿错动手的同时,他另外一只手已经将厕格门关上。光头男子四外飞溅的鲜血竟然没有一点落到厕格外面,整个过程干净利落,仿佛是为了这一刀阿错练过了几个月一样。站在角落的门罗都忍不住微微的点了点头,还用英文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一句什么。如果阿错能听懂的话,门罗说的是:“这就是血脉的传承吗?还真是奇妙……”

  将厕格门关上的一刹那,本来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阿错,突然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他的身子倚在厕格门上,整个人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黄豆大小的汗珠不停的顺着额头流了下来。阿错掏出香烟,点上抽了几口之后状态才算好了一点。稳定住了心神之后,他掏出来一罐空气清新剂,反手顺着门下的缝隙喷了进去,柠檬的香气压住了里面冒出来的血腥味道。

  “第一次杀人?我说你动手的时候,身上怎么没有一点杀气……”看着阿错还在微微颤抖的双腿,门罗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过第一次就能计划的这么周全,也算是不容易了……”

  说话的时候,门罗将自己的酒壶掏出来递给了阿错。阿错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外国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接过酒壶,灌了一大口之后,看着门罗说道:“那么你呢?看见杀人还能这么镇定,现在的律师胆子都这么大吗?”

  “我要是你的话,就想想还有八个人应该怎么处理。”门罗阿错的手上接过了自己的酒壶,抿了一口之后,微笑着对阿错继续说道:“现在这形式,里面还有八个人,最少还有三五支枪。你两支手枪也不过十几颗子弹,一样还是没有什么胜算。”

  刚才那口威士忌让阿错的状态好了很多,他冲着门罗冷笑了一下,说道:“一个一个来,离天亮还早着……”

  第二个冲进鬼门关的就是下午刚刚见过面的‘三哥’,将近二十分钟之后,他也晃晃悠悠的进了厕所。‘三哥’前脚刚刚迈进厕所大门,一个硬邦邦、凉飕飕的铁疙瘩就顶在他的太阳穴上。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赵老三,下午你和我说什么来着?我忘了,过来找你帮我回忆回忆。”

  赵老三比刚才的光头要混,加上晚上被郑老板灌了一整瓶洋酒,早就喝麻了。虽然见到顶在脑门上的是手枪,不过看清了用枪顶着他的是被自己欺负惯了的阿错之后,赵老三晃晃悠悠的要伸手去抢阿错手里的枪。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小逼崽子,拿把玩具枪就想吓唬你三爹。你奶奶他爸的,今天我要不把你的屎挤出来,老子就跟你的姓……”

  这个举动完全打乱了阿错的计划,本来他打算照葫芦画瓢,也让赵老三死在厕格里。现在姓赵的这么一撕巴,让本来异常冷静的阿错开始急躁起来。当下他也不管这里合不合适动手,猛的用枪柄砸在赵老三的头上。将姓赵的砸倒在地之后,阿错从怀里抽出砍刀对着倒地的赵老三用力砍了下去……